还在看海,还不看开

星光

算是RPS 勿上升
随便写写 都要开心

初到某江南古镇的时候,高中生看什么都稀奇。

观光车稀奇,小河稀奇,柳树稀奇,初秋的天气让呼吸都透着沁凉,陈立农脸上挂着笑,鼻腔被舒爽的风灌满同时,隐隐约约似乎还有另一股微弱的香味夹在其中试图蒙混过关。

他偏过头,尤长靖乖乖端坐在身侧,毛茸茸的头顶正对他鼻尖,看着手感挺好。

还是坐尤长靖身边最稀奇。高中生心想。

倒也不是说从来没坐过,但像今天这样,不紧张也不疲倦,可以悠闲自得地坐车上慢吞吞前行顺便欣赏沿途风景,实属分外难得。陈立农心里头还蛮雀跃的,碍着周围人多没法牵手,他坐不住,偷偷往尤长靖那边蹭了蹭,结实的手臂猛地往尤长靖肩膀上一撞,面上还保持镇...

前夜 3

· 随缘更新
· 有特殊能力设定,OOC预警,都是人设
· only29

特殊后勤队,虽是挂了个后勤的名号,但明眼人都能瞧出没有哪个后勤部门会像他们这样清闲。

老旧居民楼墙上歪歪扭扭的小木牌仿佛欲盖弥彰,过分偏僻及隐秘的位置,让常人都难以联想到此处竟然是隶属于隔壁的警察总局。后勤队所收到的一切任务,下达方通常直接来源于警局的最高层,以至于让警局里头级别稍微低一点的员工,都不清楚他们幕后原来还有这样一个存在。

他们作为拥有特殊能力的人,被聚集到这间屋子里一同工作,表面上是处理闲杂事物的小部门,实际却更像深藏于警局内部的——金手指。

陈立农再一次回到警...

前夜 2

· 随缘更新
· 有特殊能力设定,OOC预警,都是人设
· only29

新来的队长除了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以外,真是哪哪都不像十八岁。

尤长靖转身将资料又放回桌上。面对这个新来的领导,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招待,原本还迷迷糊糊半眯着的眼睛勉强睁大开来,以免因为对有后台人士懈怠而引来后续麻烦,他对着仅有几个人在的办公室拍了拍手掌,道:“都起来看看啦,我们新队长今天正式上任了。”

话音落下,只有唯一一个女孩立刻站起了身,有些拘谨地朝这边点了点头。剩下二位,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起来”,就好像是在课堂上睡觉时突然被叫醒的学生,很显然就是没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睛...

前夜 1

· 是个坑
· 有特殊能力设定,OOC预警,都是人设
· only29

凌晨两三点,深夜,遍天厚重的云阴沉沉掩盖夜空,使原本应当皎洁的月光被迫朦胧,隐隐约约藏在云后看不真切。

正是夜色最浓的时候,凝结出的水雾让空气潮湿,没有风吹,异常黏腻,构成初秋的冰凉夜晚。

一片毫不起眼的老式居民楼内,某扇窗户正在城市大部分的人都陷入沉睡的时刻微微透出亮光。一个男人坐在电脑前方,他看起来很焦急,夜晚的温度相对比较低,更别提还敞着窗户,南方的冷意即使尚未入冬也已经有刺骨感,男人却仅仅只穿着单薄的T恤,额角甚至还滚下汗珠。

电脑屏幕映得他镜片反光,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跟汉语字典学写字

生贺实在没赶出来,发一篇短文小甜饼
我们的小尤宝贝要快快乐乐!

陈立农这段时间好忙,真的忙到连轴转。

他仿佛每时每刻都在坐飞机,要么就在去坐飞机的路上,睡觉也没时间,有时候终于抽出空来给尤长靖打个电话,没讲两句就昏昏欲睡,或又有事情要忙,剩尤长靖盯着五分多钟的通话时间唉声叹气。

但他也没办法怪罪到陈立农什么,有工作要忙,终究不是什么坏事,陈立农事业蒸蒸日上,在实现梦想方面终于有放一点光,他由衷感到高兴,巴不得陈立农可以忙到只剩下数钱的时间好。只是见面的时间实在太少了,黏黏糊糊的热恋期还没过去呢就被迫分居,都不止是在普通柜里了,尤长靖每天跟被关在冰柜似的,比冷宫还要凄惨那么几分。

倒是有一...

滨海路(终)

八、“前程似锦。”

尤长靖搬进学校的那一天,陈立农执意要来陪他。

高中生在这年夏天终于毕业了,摆脱稚嫩的未成年人身份,背起行囊一往无前地走出小城,行至他乡。他的成绩在短短一年没能得到什么巨大进步,最后考进了尤长靖所在那个城市的一家艺术学院,虽然不是什么高等学府,但好歹有跟音乐挨边,附近还能有酒吧提供驻唱,勉强能维持生活。

这一年间,他们断断续续有联系,但始终太少。陈立农只知道尤长靖有了员工宿舍住,老板对他很好,在准备考试,其他再多的也就不清楚了,毕竟他也很忙,忙功课忙练琴,高考完匆匆拿出手机,尤长靖就发了条动态:录取啦。

他顺手点一个赞。

尤长靖的信息紧随而来,问他考试顺利吗?他倒好...

滨海路

*今日点播一首哥哥的《侯斯顿之恋》

七、“这个夏天短暂我们都知道它终究会过去。”

爱情是什么?

心理学家讲,爱情就是情与欲的对照,三个成分缺一不可,既要有亲密与承诺,也不可缺了激情;生物学家讲,多巴胺上升使人们坠入爱河,一切都是身体的自我调控;而文人则没那么刻板,文人将爱情比喻成世间千态万象,他们歌颂爱情,他们也为情所困,爱像飞鸟栖息枝头,像海浪扑打暗礁,像早春枝芽和雨滴的相会,含蓄朦胧,又美好的,这是爱情。

爱情深奥,高中生其实不是很懂。

电视上各种爱情剧播了一轮又一轮,武侠小说里面爱恨情仇个个都深刻入心,陈立农懵懵懂懂地看过十六年,依旧没能体会到这些他人所描绘的伟大情感。他不是没...

滨海路

六、“爱情是流星划过,彗星降落。”

假期刚过去三分之一的时候,尤长靖跟陈立农说,他找到兼职了。

彼时又是深夜,街道四下无人,陈立农有些惊讶,放下手中的烤串回头看他一眼:“真的吗?你去做什么?”

尤长靖吃烤肠吃到嘴角都是油,得意洋洋地昂首道:“救生员!”

他们这个城市附近有沙滩,夏天是旺季,去海里游泳的人不少,陈立农更是从小就去那边玩水,常常能见到海边坐着救生员,所以听了以后倒不觉得奇怪,只是有一些质疑:“你……会游泳吗?”

“干嘛,你这个语气是怎么回事,我当然会啊。”尤长靖不满地轻哼一声,将竹签倒着插进地砖缝隙里,“而且我只需要早上去哦,就人会比较少一点,也不耽误我看书的时间。”...

滨海路

五、“我与你,心跳声共鸣。”

一连十几首歌,直唱到夜幕降临,滨海路变嘈杂起来,陈立农扛不住摆摆手,一屁股坐到花坛上面。他有些力竭地叹气,喉咙因为长时间扯开嗓子吼唱而干涩发痒,苦笑着揉揉眼睛。

“没看出来,你这么疯欸。”他对尤长靖说。

刚入夜的时候,南南就已经被下班归来的妈妈接走,此时只剩下他们两个。下午的演唱有吸引来不少客人,但因为老板本人自己都在唱得起劲,很多人仅仅只是围观了一会,甚至还有递钱过来的,所以陈立农今天基本都没怎么工作,收入倒反而蛮可观。天色开始暗下来,有微风徐徐拂面,海平面褪去璀璨日光恢复为幽深沉静的墨蓝,尤长靖举起手机随手拍下这一幕风景,听见话,他不以为意地轻笑:“我以...

最近没上lof,迟来的表白!饿饿画得太好啦,这篇文其实我写得比较纠结,幸好有人喜欢喔!

22:

@FACAI 

1 / 4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