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看海,永不看开

朝阳轨迹

是夜洋风景的对应篇。
这次是小尤视角的第一人称,几乎通篇废话,想写就写了……OOC,勿上升勿当真。





我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陈立农正摆弄着他的牛奶盒。他看起来刚刚结束自己的例行晨浴,一头短发半干不湿,被毛巾擦成好似刺猬的形状。当他抬起头时,我又感觉他更像超级赛亚人,一双显然没睡够的眼里透出锐利的杀意。

不过他看见我后,就安分地将这一丝凶狠妥帖收了回去,赛亚人变回软绵绵的下垂眼小刺猬,他拿起一盒牛奶,向我挥了挥:“要吗?”

宿舍现在醒的人不多,昨晚匆匆忙忙赶回来休息,大家几乎都没有洗澡,因此在去往下一个行程以前所有人都急着先霸占卫生间,客厅只有我和他在。我走到餐桌旁边,接过牛奶前没忍住先笑着打趣他:“你知道吗,你这样子很像个超市推销员欸,你在这里干嘛啦。”

他似乎没觉得我的话好笑,理直气壮地昂头,说:“我在数还剩几盒啊,买回来时忘记看日期,然后因为最近忙也总是忘记喝,现在看才发现快过期了。”

我眨眨眼,第一反应先低头查看日期,还真不剩下多久,大概十天左右就要过保质期,于是我立即拖长话音,故作抱怨:“喔——快过期了才送给我是不是,你这样子就有很过分,小心我说出去让你没办法再分给其他人哦!”

“随你啊。”他耸了耸肩膀,自己从那堆牛奶中挑出来一盒,然后抱起剩下的一股脑又塞回冰箱,“他们想要我再给,我只会主动送给你而已。”

再次回头看我时,他眯起眼睛,用冰冻过的草莓牛奶盒子底部,轻轻贴上我的脸,像盖印章般按了一下。

“毕竟你年纪最小,还是要多喝点牛奶长身体这样。”

被冰到的脸颊皮下迅速开始发烫,留下几滴水珠顺弧度往下落。陈立农说完就看似很潇洒地转身走了,我又羞又恼红着脸,用手背迅速擦掉肌肤残留的冰凉温度,虚张声势地朝他后背喊:“很脏欸!你这个烂小孩!”

烂小孩不理我,自认为很帅地摆摆手,拐回了自己房间。

最近确实很忙,忙到让我感觉自己像个陀螺,生活就是不停地在连轴转。陈立农像第二个陀螺,在我想象自己如同盗梦空间结尾那样转不停并且猜测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倒下时,他凑到我身后,我下意识紧张地用手肘顶了他一下,毕竟陀螺相撞后果严重。

这一下打到了肋骨,陈立农立刻捂住那边看似受伤严重地弯下腰,面色痛苦地质问:“你……想谋杀是不是。“

我镇定将视线移开,磨蹭着慢下脚步让他跟到身边来。快要走出机场通道了,外面会有多少个摄像头在等着迎接我们,不用想也知道。我抓稳书包带子压低声音,像地下党接头般鬼鬼祟祟偏头和他对话:“我刚刚在想事情啦,不是故意的,倒是你走这么近干什么。”

他也将嗓音压得低沉,脑袋往前凑,鼻息过分灼热地把我耳朵烘到发痒:“待会你要坐哪辆车?”

我踮起脚向外眺望,隔着人群勉强瞧见有两辆车停在路边。他像个惧怕孤单的小学生一样迫切地睁圆双眼盯着我看,我思考片刻,大概目测了一下走在我前面的人数后说:“应该是后面那辆吧,你要和我一起哦?”

他低头轻咳,声音被捂在口罩后面显得有点闷:“我想和你一起。”

脚步踏出玻璃门那一刻,阳光刺眼地袭向瞳孔,外面的嘈杂声音随距离拉近变得越来越响,陈立农刻意慢下步伐,于随后出现在视线范围的镜头下,不动声色地和我拉开恰到好处的距离。我低着头快步穿越这段路,在心底胡思乱想,农农刚刚声音听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没有休息好吗?

到上车之后,我就明白他为什么想跟我在一起了。我有幸抢到窗边的位置,他紧随其后挨着我坐下,车还没开出多远,就要来翻我的包:“你有拿眼罩吗?”

“有。”我拍掉他乱翻的手,高中生摸着手背委委屈屈,仍旧执着地往我包里面看,我从隔层将蒸汽眼罩拿出来,给他以前,先谨慎地关心了一句:“你有不舒服吗?”

他明显有一瞬间怔愣,眼皮底下的黑眼圈快要将卧蝉包围,我将眼罩塞进他怀中,说:“感冒吗?我有药喔。”

陈立农只摇头,坐正身体靠上椅背。戴眼罩之前,他说:“睡一觉就好。”

就爱逞强,好像这样会酷一点。我略带责怪地盯着他看,陈立农不理我,抱起双臂歪头就睡了过去,眼罩下方的干燥薄唇紧紧抿成一线,坐姿又拽又倔强。我拿他没办法,只好拿外套轻轻搭到他肚子上,扭头望向窗外,看被风与疾驰牵成虚影的景色。

车里很安静,大家都累了,抓紧每分每秒去休息。我渐渐也有些昏昏欲睡,眼睛快要闭上时,肩膀却忽然有重量传来,坐在旁边连睡觉姿势也要扮酷的高中生脑袋摇摇晃晃,终于支撑不住想要砸到我肩上,头发柔软又乖顺地滑下几根发丝贴住我颈侧的皮肤,于空调冷风中轻轻飘动,我下意识绷紧了后腰,触感快要痒到心里去。

我偏过头,陈立农显然没多大意识,艰难地歪着脖子,两条长腿勉强屈膝蜷缩在座位之间。说到底还是个小孩,一旦入睡就自然卸下防备,显得懵懂又过分可爱,终于我叹出一口气,认命地抬起手臂,尽量动作轻地将他脑袋按到了自己肩膀上。

两个身躯温暖地相互靠近,我怀揣着自己的小心思,缓缓侧头,耳朵轻轻靠上他发顶。车内恢复了原有的枯燥寂静,唯独能听见微弱引擎声及空调单调的风响,协奏出一首绝赞安眠曲。倔强小孩睡得不省人事,我在欲醒欲眠间,思绪渐渐飘到有点远。

不得不承认,我其实有点羡慕陈立农。

倒不是说羡慕什么运气长相之类天注定的东西,也不是羡慕他努力坚强等良好品质,毕竟很多他能做到的事情,我自信觉得换作我也一样可以。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蛮羡慕他的,曾经那段路走来每一个人都不容易,而他好像比大部分人要更不容易一些。那会他常常和我在一起,彼时我们关系还不算太亲密,尚且稚嫩的未成年人爱将眼睛笑得弯起,嘴还有点欠,让我一分钟有五十九秒都想对他挥出拳头,虽然不敢真的揍下去。在我最初的印象中,他就是开朗的,乐观爱笑,永远向前奔跑,永远不停下来,永远光辉灿烂。

直到后来我在宿舍楼梯间偶然见到他,我眼中始终朝气的优秀高个子练习生独自一人缩在角落,蓝色卫衣松垮垮披在肩上,脸埋进手臂之中看不见神情,但显然状态没有很好。我不敢冒然开口打扰,手中攥着一盒牛奶,正准备偷偷摸摸放到他身边就走时,陈立农却忽然抬起了头。

还好,没哭,就是眼圈有点红。他看起来很迷茫的样子,又像没睡醒,眼睛迷迷糊糊地半睁半闭,嘴巴微张。我略尴尬地摸着后脑勺干笑两声,破罐破摔往他旁边一坐:“你怎么啦?”

他这才如梦初醒,用力眨了两下眼睛,手掌搓着脸颊:“啊…没事,刚刚差点睡着。”

“怎么在这边睡。”我回头看,现在大家基本都乖乖呆在宿舍,薄薄一扇门根本挡不住年轻人的吵闹,整条走廊都布满嘈杂声响。我在心中思考片刻,试探着问:“和室友闹矛盾吗?”

“没有没有。”他着急地否认,头始终低垂,“本来没想睡,是在想事情。”

听到这里我大概就明白是发生什么了,当时一些恶言及不怀好意的讨论也有传入我耳中,我有担心过他,但他在我面前始终都有保持一副活跃洒脱的模样,渐渐的我都快要忘记听过这些事情,到现在才忽然一股脑地回想起来,再望向他时,就不免有些心疼难过。

我抿了抿嘴,将牛奶拿起来,强行塞进陈立农怀中:“请你喝牛奶啦。”

他勉强牵出一个笑容,朝我点了点头,默不作声地低头插吸管。我觉得我此时应该要说点什么,但又感觉那些安慰都太过片面,和废话没什么区别,硬要说给人家听说不定还要惹到双方都尴尬。于是我干脆不开口,抬手老气横秋地拍了他肩膀两下,陪他在楼梯间里坐了一会。

那个时候,人人都在谈梦想和努力,而我的梦想在我眼里,却像一个吊在眼前的红萝卜,我很努力地追着它跑,也很努力地试图将它吃进嘴里,但始终就是差一点点,始终还是不行。心里没有底气,难免会焦虑,我没日没夜地在教室练习,陈立农偶尔会来,我们从未约过时间,都是碰上了就一起,练完还能顺道去一趟便利店。

他振作很快,忧虑好像对他并没有太大影响,反而还成了最有效的动力。陈立农又变回了曾经那个朝气蓬勃的少年,甚至光辉更盛,我看他站回台上,笑得坦荡又从容的模样,心底滋生出一种情绪,就是羡慕。

羡慕他自身强大,羡慕他有坚实后盾,羡慕他一切的美好。

不过再回到现在,这些羡慕就全然变味了。当初我总困惑怎么我看陈立农时他身上好像都有自带光芒,如今我才醒悟原来是喜欢。虽然至今我都搞不清楚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小屁孩,但爱情实在太不讲道理,在我尚未觉察时就将我一步步引诱入深坑之中,我能看出陈立农眼中潜藏的爱慕,于是我也紧跟着心动;我能在被陈立农拥抱时保持面色平静,实则耳根早已羞到通红;我想说服自己和他不过只是关系好,却又总忍不住将目光黏在他背后,早就已经超越了普通关系好的范畴。

后来我们顺理成章地确定关系,我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趁他睡觉时才敢靠上头,可以光明正大在无人时刻和他牵手。虽然关系尚不见得光,但至少我和他之间那层时隐时现的雾得以被彼此亲手挥散。我曾对他坦白心迹,在一个万籁俱寂的夜晚,他拿了两瓶咖啡和我坐到阳台,我说,我曾经羡慕你,我觉得你肯定能得到你想拥有的一切。

陈立农摇着咖啡罐漫不经心地微笑,月光于他肩背洒出银色光晕,他说,当初我最害怕的一件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下意识追问,是什么?

他抬眸,视线直勾勾扫向我,说,最害怕你离开,我不能拥有你。

我呼吸一滞,险些没抓稳滑溜溜的铝罐。陈立农还在看着我笑,我有些匆忙无措地避开他目光,低头看自己因为开心紧张而晃个不停的脚尖,吞吞吐吐说,我以为你当初只在害怕不能出道呢?

“都有吧。”陈立农手臂懒洋洋斜搭到栏杆上,腿伸过来,轻轻碰上我的脚踝。“怕不能出道,怕辜负期望,也怕我和你就此走散,而我甚至还没有足够了解你。”

“现在挺好,至少我还剩这么多时间可以和你在一起啦。”

涉及到时间这个话题,对于我们限定组合而言就显得有些敏感。我因此没去接他的话,伸手和他碰了碰咖啡罐,说:“我当初也没想到我真的能出道,后来就很开心,幸好有跟上你。”

他笑得双眼弯成月牙,牵住我的手手臂摇摇晃晃,我往前凑近一些,将眼睛瞪到最大,盯着他继续补充:“我还没想到小朋友会喜欢上我,当初甚至有点苦恼,结果现在自己也栽进去了欸,小朋友会魔法吧?”

陈立农抿着嘴闷笑,轻轻答了一句会啊,然后脸颊迅速贴近,从我唇上偷走一吻。胸腔暖到几乎发涨,像被灌满了甜蜜又温热的枫糖,我下意识舔唇,站起来直接扑进他怀中,舒服又满足地相拥,让欢悦尽情滋长。

我曾经对感情充满怀疑,后来才明白,原来爱真的可以让人无所不能。




end

评论 ( 32 )
热度 ( 496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