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看海,永不看开

老板很烂 番外

这是第一篇。
过几天我会整合一下全文发出来,这篇其实写得还是比较无脑,谢谢大家这么喜欢!谢谢你们这么支持呜呜(把自己说感动了)



1

陈立农发微博后,这对CP算是彻底被他自己炒出了热度。那位画手第一次被翻牌,之后几天简直如同打了鸡血,新图一张接一张地来,条条转发上千,尤长靖想装看不见都难,经常刷着刷着就在首页看见被画得柔弱甜美的小助理。

他忍不下去了,跑去找陈立农:“你说我要不要新开个微博?”

陈立农拍拍他肩膀:“来的正好,公司刚刚决定要你开个微博号跟我互动,粉丝可能喜欢看。”

尤长靖:“……这样子吗,互动我会不会被你怼到体无完肤。”

陈立农微微一笑,目光意味深长:“你想多了啦。”

于是尤长靖就开了个新微博,取名为农农的猛男助理。他往陈立农超话发了条微博:听说老板最近讲我很多坏话,我要来看看。短短几分钟内粉丝数瞬间暴涨,评论一溜下去都是问号兼感叹号,间或有嘲笑他名字的说:据说网络上爱自称猛男的男人都很小只,被认真查看每一条评论的尤长靖逐条拉黑,维护自己猛男形象的心可谓相当强烈。

然而强烈也没什么用,后来尤长靖自己精心挑了几张自拍发上去,众人激情评论:好可爱啊!!!小助理几岁!!!好像初中生!!!

尤长靖在屏幕外面默默捏紧拳头,憋屈到讲不出话。更过分的是,陈立农还来转发了这条微博,带上一个小猫在流泪的表情包,配字猛虎落泪,其用意尽在不言中。底下评论又哈哈哈出好几百条,尤长靖咬牙切齿地再转发,说:我是男人!!

陈立农回复:啊不然咧,又没有人讲你不是男人,你很敏感哦小朋友。

小朋友又是什么意思啦!尤长靖气得鼓起嘴,转身就冲进陈立农房间。陈立农正倚着床头玩手机,见他凶神恶煞冲进来也不慌,慢悠悠放下手,让尤长靖自己闯进他的危险范围。尤长靖接近床边时还在虚张声势地捋袖子,俯身想去抓陈立农衣领时,被攥着手腕直接拉进怀中,尾椎让温热掌心轻抚而过,激起一片战栗,他下意识绷紧后腰,还没来得及开口讲话,就被堵住了嘴唇,按着后脑勺强迫接吻。

最后这场兴师问罪以陈立农一人餍足的结局草草收场。第二天尤长靖在陈立农怀中醒来,睁着朦胧睡眼拿起手机想刷会微博,结果在私信栏久违地又见到了甜美小花的疯狂呐喊。爬墙女孩好久没经历过这种被大糖砸晕的快乐,给他打了将近两屏的啊啊啊,然后说:我要开车了。

尤长靖:……

还没穿衣服的尤长靖心虚地缩了下脖子,后颈被陈立农烫热平稳的鼻息呼到有点痒。他没敢点开小花给他发的链接,毕竟他暂时还做不到刚和男朋友睡完就去看别人给他们写的黄文,简直想想都羞耻。他给小花回复:小花,你觉得小助理那几张照片帅吗?

信息后面迅速弹出已读,小花沉默了一会,接着二话不说贴过来一张截图,可能就是她刚写完的文里面的一段话。小助理跟她过去所写的农农相比,真实弱了不止一倍,什么摸一下就哭了,被顶到嗓子哑满脸泪还要可怜兮兮地往陈立农怀里凑,呻吟全都是哭腔,骨架也小,可以被陈立农轻松地抱在怀里这样那样……

甜美小花:帅吗?

甜美小花:明明太可爱了啊!!!!小小只的,衣服领口还那么宽,试问谁看见不想日他!!!!

尤长靖:……哪里宽了!

甜美小花又噼里啪啦地把他那几张自拍往对话窗一拍,锁骨位置被用红笔着重圈出,然后发给他一个问号。

尤长靖做最后垂死挣扎:……那也不至于弱成那样吧,虽然

字没打完,身后陈立农醒了,迷迷糊糊就要压过来抱他,脑袋从肩膀探出埋到颈间,吻亲热热地落到脖子上,后方温暖的肌肤一相贴,尤长靖下意识就闷着鼻音呻吟出声,眯上眼哼唧,像只被摸脑袋摸爽了的小动物。小花还回复了些什么,他也无暇去看了,刚清醒的声音带着沙哑,也带着他自己难以察觉的甜软,乖乖跟随陈立农再度沉入欲望的深海之中。

几天后,小助理终于还是认命,不再发自拍了,挑了另外一套游客照:好吧,我承认他拍比较好看。

大明星什么话也没讲,只点赞,然后给另外一条说:是老板给你拍的吗?的评论,也悄悄点上了赞。



2

小花爬墙以后,曾经的写手号好久没有过动静。

她临走前还很过分地开了个古风坑,背景宏大,剧情激昂,阿发和农农两个人身处敌对之首,爱得死去活来,每一次见面都是极度激烈的对手戏,刀光剑影中布满爱恨情仇。尤长靖曾经看的如痴如醉,天天守着小花微博号等更新,结果这个薄情女人从一天一更掉到三天,再掉到一周,最后彻底消失,剧情还卡在一半不上不下,弃坑底一堆人而去,尤长靖几欲急到吐血。

他含泪给小花发私信:姐妹,还记得你的狼王小农吗?

小花表现得相当自然,仿佛失忆:那是谁?

尤长靖愤怒打字:你当初说过不会彻底爬墙的!!

小花发来一个娇羞的表情:哎呀,人家当初没想到小助理会开微博号,而且还这么甜的嘛。

尤长靖:善变的女人

小花:说到这个,我又刚写了一篇小助理的车,你要看吗?

……我干嘛要看自己被人干啊!!尤长靖扶着额头说不出话,冷漠地给她回了一个不字,深深开始后悔起当初没有挽留小花,再往前面想就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勾搭太太,再往前面想,最终得出结论:万恶之源就是磕CP。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好想看花农。尤长靖瘪着嘴,久违地跑去超话找新写手,结果翻半天都没翻到合心意的,倒不如他自己写。然而尤长靖转念一想,又觉得真要他自己写的话,违和感也未免太重,陈立农现在去哪都要带着他一起,以前没啥感觉,现在尤长靖才发现这家伙是真的胆大包天,只要在没人的地方就敢拉着他接吻,少人一点的地方就上手摸,即使旁边守着大堆人群,他也敢只用眼神火辣又轻佻地调情。尤长靖时常被他搞到脸红心跳,每次一想码字脑海中就自动出现陈立农暗藏笑意的危险神情,手指踟蹰半天,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打下来。

他窝在沙发中,举着手机长叹一口气,想按返回时,头顶忽然伸出来一只手,从上面把他的手机直接抽走。

“?!”尤长靖惊恐地回头,陈立农正倚在沙发背后,拿着他手机慢条斯理地在划动。家里原本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他连陈立农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此刻只能爆心虚地缩着脖子,抓住沙发后背软着尾音小声道:“……你回家了呀,我都没有听见欸。”

“嗯。”陈立农淡淡应了声,将花农超话页面面向他,表情还算平静,“原来过去这么久,你的消遣活动还没有变喔。”

“没有啦。”尤长靖赔笑,“我就,回味一下青春。”

陈立农没理他,把手机扔回他怀中,往前绕到沙发旁边:“说起来我还是蛮想知道,当初在你眼里我是怎样的。”

“啊?”尤长靖愣了一下,几秒后反应过来,略尴尬地挠挠脸颊:“我眼里吗……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小孩啊,就有种好像看着你长大一样的感觉,现在也还是觉得,无论你成长多少,我眼中的你还是几年前那个少年。”

陈立农安安静静地听完,忍不住扬着嘴角轻轻笑了笑。他牵起尤长靖的手,攥在掌中握紧,望向尤长靖的目光温柔得好似月下波光粼粼的海洋。“是吗……”

“所以就把我写在下面是不是?”

尤长靖:“……”刚刚的温柔一定是错觉!

陈立农幽幽叹了一口气,强行挤到尤长靖旁边坐下,手亲昵地又环上腰间,将他半抱进怀里:“都过去这么久了,心还留在发哥那边,我是不是对你太好?”

尤长靖疯狂摇头:“不!我没有!我哪有留!我微博特别关心明明一直都只有你欸!”

陈立农偏头,渐渐将他压到沙发上,暧昧地凑近耳侧用尖牙咬一下耳垂,“可能我在你心里的印象,还是要更彻底地刷新一下吧……”

一天后,尤长靖在陈立农的注视下忍痛取消了对花农超话的关注,并且被迫成为了花不及你超话下的新成员。



3

刚拿过新人奖的陈立农,事业蒸蒸日上,他形象好能力强,戏路也广,平时更没传出过任何不良新闻,有很多导演都愿意找他合作,接拍的戏多了,陈立农几乎忙到脚不沾地。

尤长靖跟着他在片场和公司连轴转,看陈立农眼底下乌青的黑眼圈,自己也有点心疼。陈立农现在在公司话语权还不算很有,经纪人给他接太多戏,他除了提点建议外,也没法做任何改变的决定,而尤长靖一个小助理能做的就更少了。陈立农常常在奔波的车途中睡着,尤长靖把自己肩膀借给大明星做枕头,看他疲倦到即使颠簸也睡得深沉的模样,心底泛起一股不知如何描述的苦涩滋味,暗暗在心中下决定。

他不可能一辈子只做陈立农的助理。

自那天起,尤长靖开始学习当经纪人的相关知识。陈立农现在越来越火,公司给他多招了几个生活助理,尤长靖得以脱身,主动从陈立农身边请退,改为天天跑去经纪人那边取经,和陈立农一星期也见不上几面。两个月后,陈立农有点忍不住了。

他们现在一起住在陈立农的公寓中,尤长靖早出晚归,陈立农干脆不归,后面尤长靖渐渐就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睡,哪知某天晚上,他躺在床上即将睡着的时候,突然被拽进了一个紧紧的拥抱之中,他有一瞬间慌神,直至熟悉的味道却逐渐将他包围。陈立农身上还带有风尘仆仆的寒气,脑袋委屈地埋进颈窝,闷声道:“好久没抱你了,我好想你,长靖。”

尤长靖心情也被感染到有点难受,缓慢放松下肩膀,掌心轻轻覆盖上陈立农手背:“怎么突然回来了哦。”

陈立农没说话,爬到床上安静又执着地抱着尤长靖不撒手。尤长靖想了一会,轻轻拍着他手背,柔声安慰:“戏很快就能拍完啦,马上我们又能在一起了对不对?”

陈立农说:“可是没有你在身边,我还是很不习惯。”

尤长靖忍不住笑,轻轻叹了口气,在陈立农的怀抱中转身与他面对面。在他眼中永远是少年的大男孩垂着眼皮,湿漉漉的双眸定定注视着他,像只渴望得到抚摸安慰的大型犬,尤长靖无奈又心软,将脑袋前倾贴上额头。

他说:“笨蛋吗,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陪在你身边啊。”

数年后,陈立农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影帝,彻底成为影视圈炙手可热的演员。尤长靖成功晋升为一个小经纪人,他和陈立农关系好是业内业外都知晓的秘密,后来陈立农出去自立门户,自然带着尤长靖一起,两人同开一个工作室,目前还没多少收益,但胜在稳定又平静。

陈立农至今也不算年轻了,跟其他演员相比,他若是选择在这个时候谈恋爱,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然而这位新晋影帝实在特别,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安安稳稳地拍戏,除了电视剧宣传必要的小绯闻,基本没传出过什么恋爱传闻,私生活干净到令人不敢相信。每次下班,陈立农最经常就是直接回家里,他们住的公寓比较高档,治安极好,他买下了公寓对门,让尤长靖对外声称自己住陈立农隔壁,于是这么多年来,竟然从来没有人怀疑到他们两个身上,秘密恋情谈了这么多年,没经历过什么大波折,也奇迹般地没被人发现过,将爱隐瞒得p极好,连身边的人也知之甚少。


又几年过去,陈立农的感情状况时不时就要被各种媒体拿出来当谈资,有人怀疑他“不行”,有人觉得他在国外有秘密女友,也有人猜他是不是同性恋,但讲再多也没激起多少浪花,陈立农照样我行我素,工作时一丝不苟,下班就回家,好像对自己年龄渐增一点不着急,也表现得像完全没被催婚的样子。

偶尔他跟尤长靖私下抱怨,某些人未免事太多,他结不结婚关他们什么事啊?尤长靖只是笑,捏一下他手臂,然后将头靠到陈立农肩膀。

“但是关我事欸。”几分钟后,尤长靖忽然出声,手溜进陈立农掌心之中扣紧指缝。

他抬起头,眼里亮晶晶,说:“你想和我结婚吗?“

陈立农一时呆住,半张着嘴怔愣地注视着眼前笑得甜蜜又欣悦的爱人,半晌,狂喜逐渐占据眼中情绪。

“偷偷告诉你个秘密。”他牵紧尤长靖的手晃一晃,声音还带着一丝不容察觉的轻颤,温柔地低笑,“其实戒指我有买好很久。”

于是一个月后,那群等着发现陈立农恋情的媒体没等到,反而等来了一个重磅新闻。陈立农牵着自己的经纪人出现在国外机场,面对惊讶的记者,他笑着现出手指上的钻戒,表示将要和身边这个人订婚。

他的态度坦然又平静,新闻照一传回国,瞬间霸占了各大媒体的头条。照片上的陈立农正回头注视着身旁爱人,脸上笑容温柔到像是要化出水来,让人看一眼心中就了然,这是货真价实的爱情。尤长靖比陈立农矮上一些,但多年磨炼让他的气质与存在感也没有比陈立农弱上几分,带着淡定的笑意向镜头颔首,紧牵着的手臂自然扬起,像是炫耀,又好像只是在证明。

沉寂多年的CP党们瞬间狂热沸腾,满脑子都是难以置信,小花这时已经工作结婚多年,渐渐成为一个成熟知性的女性,然而在看到这幅照片时,她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捂着嘴流下几滴眼泪来,点开很久没开过的微博想发点什么,却又编辑不出真正能表达自己此刻心情的话来,最后,她按进很久没有过新消息的私信栏,给鱿鱼丝发了一条信息:看吧,我就说我搞到真的了。


信息弹出已读,她本来没抱希望能得到回复,此刻愣了一下,但鱿鱼丝并没有回复她,反倒是页面提示她说又有一条新信息,小花退出来,看见发新信息的那个人后,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农农的猛男助理:对呀,你搞到真的了喔。



end

评论 ( 144 )
热度 ( 1208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