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看海,还不看开

老板很烂 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后面陈立农问他:“所以这是要和我谈恋爱的意思吗?”

 

尤长靖脸又有点红,好像自从陈立农告白以后,他跟陈立农单独相处时那种害羞又不自在的感觉就没有停止过。别墅位于山腰,到夜晚就安静到几乎听不见半点声音,他默默移动膝盖往后挪动些许拉开和陈立农的距离,眼神飘忽:“差,差不多吧。”

 

陈立农挑眉:“差不多是怎样?你在耍我是不是?”他单膝跪上床面,将身体往前压,宽松的睡衣领口随动作敞开露出结实肌肉,刚洗完澡残留下的香味浓郁扑鼻,连带着把气氛都渲染到暧昧无比。尤长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讲那么直白,双眼惊恐地睁到最圆,看陈立农漫不经心地逼近,然后堪堪将脸停到他面前。

 

现在看起来只是个普通帅哥的素颜大明星顶着湿淋淋的发,眼眸恍若深不见底,坚定又平和地注视着他,好像要一直望进心里面去。尤长靖近距离和他对视,心克制不住突突地跳,还没组织好措辞,就听见陈立农又带着笑意开口:“你不是要尝试吗,那尝试就要试个彻底。”

 

他两眼微弯,笑吟吟地说:“时间也不早了耶,不如先试着来一个晚安吻?”

 

“……”尤长靖一个枕头砸过去,“走开啦!你脑子里想的就这些吗!”

 

陈立农还不死心,接住枕头艰难探头:“干嘛,你害羞喔!刚刚明明是你自己先有在亲我照片欸!是要怎样现在本人在面前你还嫌弃!”

 

旖旎气氛瞬间一扫而光,尤长靖太阳穴直跳,猛地一个发力将他推开:“我就是想试一下亲男人会不会觉得讨厌啦!”

 

“那你有没有讨厌?”

 

“我怎么知道,你刚刚没把我吓死算好了。”

 

“所以是不是该更严谨地再尝试一遍,就直接亲我啊,MAN帅本人在这里你还不赶紧好好珍惜。”

 

“……”尤长靖白眼翻得飞起,将枕头拽回来自己抱。他思考片刻,勉强摆出认真的态度和陈立农交谈:“是这样,我觉得我们该循序渐进一点啦,就有可能会比较降低我的抵触心理。”

 

陈立农眨眨眼睛:“你的意思是,要像高中生恋爱一样吗?”

 

尤长靖痛快击掌:“对!没错,差不多就这样子意思,你有变聪明哦。”

 

陈立农懒得跟他拌嘴,闻言立即又爬到床上,目光严肃认真:“那我们有牵过手了欸,你也没有甩开,所以是不是该进行到下一步了?”

 

尤长靖一怔,还没问下一步是什么,就听见陈立农又说:“我想抱你,长靖。”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大明星压着低音慢吞吞在耳边讲出来,杀伤力简直成几何倍增长。尤长靖下意识吞了口唾沫,话梗在喉咙不上不下的,脸颊迅速又被红晕占领,跟陈立农僵硬地对峙了半晌,目光才惶然无措地飘到半空。

 

他有点紧张,大概是因为身份突然切换,拥抱就要变得意味深长。陈立农还撑在原处等待他的回答,尤长靖抿了抿嘴,最终豁出去般张开双臂:“好…那你抱吧。”

 

而陈立农像等了很久般,一得到回答就立即俯身向前,紧紧将尤长靖拉进怀中相拥。男人之间的拥抱显得不那么柔软,相近的两颗心却同样滚烫,尤长靖可以感觉到陈立农将脑袋埋在他脖子旁边,暖烘烘的鼻息把皮肤扑到有点痒,腰间也被手臂力道按得生疼,但他还是一句话也没讲,只是抬起手臂,轻轻回抱住这个大男孩。

 

终究还在陌生环境,两个人都不算太放得开,没抱多久就松开了手。陈立农眼睛变得有些亮起来,欢悦地注视着他说:“希望这个不是梦喔?”

 

尤长靖无奈地笑了笑,往他肩膀上轻拍一下:“快去睡啦,明天还要拍戏是不是?看来我就不该这么快跟你说这些。”

 

陈立农摇头:“你讲了才好呢。”

 

“至少我不用再每天只看着你在旁边,却什么也不能做了。”

 

夜越来越深,陈立农走后,这个小房间里再度恢复了寂静。尤长靖抱着松软的枕头再次滚回床上,把手机拿起来时,看见小花又给他发好几条私信:如何,看完有什么感想,有没有想爬墙的欲望,有怦然心动吗?

 

何止爬墙啊,尤长靖将手机高高举至头顶,默默心想,我都直接插足了。

 

他给小花回复:很好,很甜,很赞。

 

小花有点不满意:别以为我没有看出来你话语中的敷衍。

 

尤长靖无奈:真的很好,让我看了有初恋的感觉,想谈恋爱了。

 

小花:那你要和我一起爬墙吗,经过这几天对陈立农微博的研究,我相当笃定,这次我肯定搞到真的了!爬墙不亏啊姐妹!

 

……倒讲得还真不假,尤长靖有些心虚,实在不敢告诉自己姐妹真相:不了不了,本人已转唯,搞西皮伤身。

 

小花似乎有些失落,但也没勉强他,只是悻悻地回了一句话:好吧,唉,可怜的我,唯有搞西皮才能获得快乐。

 

几天后,小花真的将这一篇小甜饼发了出去,甚至用的还是自己大号,把链接分享给了尤长靖。她大号也话很多,不专注追星,但还是会看帅哥,粉丝也挺多,其中不乏陈立农的腐唯,一看这位姐姐竟然搞出个画风如此清奇的CP,文笔还不错,立即转发走起,后面越转越多,让这篇小甜饼还挺火。

 

一个崭新的CP横空出世,奇妙得让不少正统RPS粉纷纷侧目,名字叫路边野花不及身边的你,简称hbjn(花不及你)。

 

鉴于小花这个大号保密性做的比较好,很多花农粉并不知道这个作者就是自家圈内带头爬墙的太太,震惊之余,还有几个小粉丝自行对号入座,以为这名字里的花是在内涵阿发,愤愤发到超话,险些掀起一场骂战。小花的大号首当其冲被牵扯进骂战里,不过她混圈多年,这种小小风波根本没放在眼里,开麦就直接骂了回去:我说有些野鸡真的戏不要太多厚你们家发哥顶天立地一个大男人被你们自己泥塑成野花,讲出去都不怕被笑死,还义正言辞真当自己圈内小卫士喔,正常人都没个想理你们的好吗,麻烦看清楚厚弄哥腐向千千万可没跟你们发哥锁死,老娘想搞啥就搞啥起个名字还要被你们指着头骂,那我现在也指着你们头骂回来,要不是你们圈有那个叫啥子甜美小花的写手,我压根都不造有这个西皮咧!

 

尤长靖围观了全程,好笑之余又感到无奈,给小花大号发私信: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甜美小花谦虚抱拳:姐妹,过奖了。

 

这条转发又过百,花农圈大粉一个个安静如鸡,倒是不少路过的人好奇点进来,瞬间被清奇的画风圈粉。这毕竟是个娱乐至死的时代,不怕不够正统,就怕不够好玩,没隔几天,立即有画手凑热闹画出来一张同人图,大明星戴着墨镜,五指轻轻捏着小助理的下巴,一副马上就要亲下去的模样。

 

热度还不低,不少人惊呼这是什么偶像剧场面,还挺好磕!然后把CP浪潮又牵起来一波,尤长靖本来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见发展到这个地步,渐渐也有点坐不住了,总感觉心惴惴不安。

 

然后他就看见,这条微博评论忽然翻了两倍,原因就在于,陈立农点赞了。

 

尤长靖的心狠狠咯噔一下,暗骂这家伙胆子未免太大。他们戏已经拍完了,陈立农回到了休息状态,尤长靖也住回自己的小宿舍里,陈立农曾经邀请过他要不要搬去一起住,尤长靖深思熟虑好久,最后还是谨慎地选择了拒绝,结果他现在深深地后悔了,拒绝干什么,要是没拒绝现在他还能冲到陈立农房里拍醒他!

 

饭圈被小小一个点赞搅起腥风血雨,很多人还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陈立农就又发了一条微博,相当不要脸地盗了人家画手的图,并配一个流冷汗的表情:这是搞什么。

 

他还要抢热评第一,自己给自己回复了一条:我小助理没这么漂亮,谢谢。

 

那画手把尤长靖画得唇红齿白,弱柳扶风,简直不像个男人,所以认真去想的话陈立农这句话其实讲得没毛病,然而尤长靖还是怒了,谁忍得了在公开场合被这样嘲笑呢?他迅速给陈立农发微信:你干嘛啦!唯恐不乱是不是!

 

陈立农慢悠悠回复:怕什么喔,这样大家只会以为我们关系很好啦。

 

尤长靖说:很烦欸你,下次做这些能不能先给个预告,吓到我心都跳出来。

 

陈立农说:你搬过来,我才能给你预告啊。

 

这下尤长靖没再回复。他始终觉得两个人关系都还不算太明朗,这么快搬到一起住,总感觉怪怪的,不是那么好。但那个小朋友又似乎很期待,总是一抓住机会就提这件事,把尤长靖搞到不得不要想起同居的事来,然后就让他有些自卑。

 

毕竟自己的收入和陈立农相比实在太天差地别了,他也有自尊心,这样随随便便住进陈立农的大公寓,尤长靖心理上过不去。

 

说到底还是身份带给他的重压。

 

第二天晚上,陈立农有个颁奖仪式要去,是他出道拍的第一部电视剧,前不久刚在某台上映,他被提名了电视剧的新人奖。其实以前他也曾经被提名过电影的新人奖,但那时还是学生,没有正式出道,戏份不多演技也不算醇熟,所以最后还是陪跑一趟,因此今天这个奖,对演员陈立农来说,意义还是蛮大的。

 

他早早动身去做造型,尤长靖跟在一边,看他换上一套黑西装,头发保持了蓬松且自然的状态。他皮肤状态很好,化妆师没有补太浓的妆,只是给他轻轻扑上粉,后面又在造型师的建议下,给他递了一副眼镜。

 

陈立农有点意外:“要戴眼镜吗?”

 

造型师声称感觉会和今天这套很配,陈立农过去从未戴过眼镜出席活动,闻言心中有些忐忑,但无奈之下还是接过来戴上了。这是一款造型相对复古的眼镜,圆形镜框两侧还挂有一长长的链条,造型师替他将链条稍作整理,待陈立农睁着眼睛抬起头时,尤长靖呼吸下意识一滞,竟然有些被镜子中的那张脸给惊艳到。

 

实在太适合陈立农了,让他瞬间仿佛变了一个人,气质都越发尖锐显眼起来,像一团在暗处的柔软棉花忽然突显出刺,但大部分位置还依旧保有温柔。陈立农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眯了下眼睛,在造型师赞不绝口的夸耀下,忽然准确对上同样被映在镜子之中的尤长靖的双眼。

 

他们透过镜子悄无声息地对视了几秒,陈立农单指轻推镜框,嘴角勾起一个略带邪气的微笑。

 

颁奖典礼现场要走红毯,尤长靖不可能陪陈立农一起走,就先到了后台等候。后台给每个有提名的艺人都准备了单独休息间,尤长靖坐在里面刷微博,没过多久就刷到了陈立农单独的新闻图,五官仍略显稚嫩的大男孩在面对媒体镜头时依旧从容不迫,眼镜下的锐利双眸明亮又自信地对摄像机展露笑意,在沉郁的夜色下也照样闪耀得像一颗星,尤长靖几乎快要克制不住自己的心动。

 

他又去刷了下陈立农个人超话,里面都快爆炸了,个个都在哭喊今晚哥哥简直帅到要人命,自己恨不得立即摔到红毯上去碰瓷抱大腿。尤长靖被逗得忍不住笑起来,就在此时门突然被推开,陈立农那修长的双腿迈进来,像是从照片走进现实,风度翩翩又从容不迫,尤长靖本来还在存图,下一秒看见真人不打招呼就来到面前,饶是他认识陈立农这么多年,那一刻也有些呆住了。

 

陈立农进来先拿了瓶矿泉水,估计是很渴了,但看见尤长靖这副表情,没忍住先逗了他一下:“你干嘛,像见鬼一样。”

 

尤长靖有些羞赧地抿了下嘴,偏过头小声说:“不是……没什么,就你戴眼镜,真的还蛮好看的。”

“诶,我也蛮觉得,就还挺不一样。”陈立农拧开瓶盖,灌进一大口水,清了清嗓子,“要不我以后都多戴一下?”

 

尤长靖小声嘀咕,你再多戴就要出人命了。

 

离颁奖典礼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陈立农坐到他身边,拿出手机随意又刷了两下微博,大概是看见今晚收获的基本都是好评,脸上的笑意忍都忍不住。他偏头,用肩膀轻轻撞了下尤长靖,眼睛狡黠地弯出弧度,故意问尤长靖:“他们都说看见我这个造型好想跟我睡觉哦……你呢?”

 

尤长靖耳根一秒臊红,瞪他一眼:“你看的都是些什么评论?”

 

“那我点进去就是这个啊。”陈立农倒是理直气壮,还挺骄傲的模样。他将手机再次收起来,侧身面向尤长靖,哪壶不开提哪壶地压着尾音忽然又说,“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画新的画呢,我还蛮想看的。”

 

“……看来干什么,根本都不像我欸拜托!”

 

“可是很像我啊。”陈立农耸耸肩,不动声色地将身子又朝尤长靖那边靠过去些许,“谁让你照片那么少,人家才画得不像的啦。”

 

尤长靖没好气地轻哼:“那我还要夸她是不是。”

 

他思绪放在这个话题上,没能注意到陈立农和他的距离越贴越近,直至下巴忽然被冰凉指尖触及,尤长靖下意识瞪大眼,就见陈立农几乎已经要靠到他肩上来了,藏在眼镜背后的目光炽热到难以忽视的程度,轻飘飘落到自己唇上。

 

“我还蛮想试一下的。”陈立农压下尾音,低沉到和鼻腔引起共鸣,像钢琴重和弦震到尤长靖心里,他半阖着眼皮,缓慢又带着诱惑地说,“蛮想吻你一下,那你愿意陪我试吗?”

 

句子被原封不动地抛回到自己身上,尤长靖有些慌了神,心跳乱了节奏,话也讲不出,匆匆忙忙间,唯有心一横地闭上眼睛默认,权当自己是被美色蒙蔽了双眼。

 

然后,温柔的亲吻落到唇上,他眯着眼睛看不清楚陈立农的神情,唯独能感觉到那柔软的触感,温热又踏实地与他相贴,舌尖濡湿干燥唇瓣,他被动张开嘴,在密闭的室内与陈立农交换了一个缠绵又动情的亲吻。

 

陈立农的手几乎快摸到腰上,被敲门声猝不及防地打断。尤长靖如梦初醒,立即将他推开,嘴角还留有未含住的津液,暧昧地划出水渍。该上台了,陈立农急忙整理了一下服饰,拉着尤长靖一同起身,抬步出门前,他回头深深地看了尤长靖一眼,目光中似乎藏着未说出口的话,有些欲言又止。

 

他们一前一后,走进了一条基本漆黑的通道。附近没有别人,尤长靖默默跟在陈立农身后替他提着东西,回想起刚刚的场景,依旧脸红心跳。

 

紧接着他就看见始终一本正经走在前方的陈立农,忽然将手背到身后,朝他摊开掌心,继而又捏了捏拳。尤长靖有点懵,看陈立农又朝他挥挥手,才突然反应过来,试探性地,将自己的手放进他掌心之中,然后瞬间被紧紧握住。

 

他们在黑暗的掩护下大胆又谨慎地牵着手走,前方即将要走出通道,陈立农忽然慢下脚步,在尤长靖快到自己身边时,飞快低下头,极轻地说了一句。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名正言顺地走在我旁边。”

 

尤长靖屏住呼吸,心中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甚至情绪也因太过惊讶而变得迟钝,有些呆呆地抬头,看见陈立农那在光影交接下显得模糊不清却也分外坚定的眼神。

 

手下一秒被松开,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般,他们泰然自若地走出通道,背向阴影,肩并肩踏进光辉亮堂的大厅。

 

后来颁奖典礼顺利举行,陈立农不负众望地拿下了新人奖,被主持人请上台后,他得体微笑着接过奖杯,然后向观众席鞠了一躬,才将话筒握进手里,镇定沉稳地进行发言。

 

身旁有人称赞陈立农真的拥有同龄人没有的成熟气质,以后肯定有出息,尤长靖听了忍不住笑,好像自家的孩子得到认可,他也不禁有些骄傲起来。

 

陈立农发言挺简短,简要感谢了一下剧组和老师后,就说:“还要谢谢每一个陪在我身边,默默鼓励我的人,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大的进步。”

 

说这话时,他的目光绕整个场馆扫了一圈,最后落到尤长靖站的那个角落上。大屏幕映出陈立农的脸,他温柔地微笑,将奖杯举起,然后向那个方向,轻轻往前一送。

 

尤长靖眼角险些冒出泪花,花很大力气才憋了回去,心中翻涌出无限感动。他定定地注视着台上那人,将手掌轻轻按到胸口,然后仅他自己知道地,悄悄点了一下头。

 

幸好爱发现得不晚,未来还有很长一条路,可以让他陪陈立农慢慢走。

 

 

 

 

 

END

因为怕之后没空写所以即使仓促还是选择尽快完结了,后面还有两篇番外。


评论 ( 63 )
热度 ( 947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