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看海,还不看开

老板很烂 8

01 02 03 04 05 06 07 




-

夏天的暴雨总是猛烈又短暂,不打一声招呼就从连绵乌云后面酣畅淋漓地倾泻下来,把世界浇了个措手不及后,又施施然散去昏暗重现蓝天。尤长靖在雨声中睡着,等他再睁开眼时,窗外已然变得天清气朗,唯独玻璃残留下的几点水渍还印证着上午那场暴雨的存在,而他身边的陈立农也早不见了踪影。

 

他揉着眼睛坐起来,茫然地打了个哈欠。掌心送到嘴边时,前不久那柔软又干燥的触感电光火石般闪现在他记忆中,尤长靖伸了一半的懒腰僵硬停住,后知后觉手指好像有些不自然,大概因为是五指被强行分开太久,这会再合拢反倒觉得奇怪。

 

他捏了两下拳,转头看向床的另一边。陈立农似乎是直接掀开被子走的,此刻床单上还留有被压出来的痕迹,他呆呆地盯着那边看了好久,半晌,耳根火烫地烧了起来。

 

两个男人,手牵手并排睡在床上,怎么想都……好gay啊!!

 

尤长靖沉痛咬牙,怒斥自己的不清醒,往床上狠狠砸了几拳泄愤。这一床被子都是陈立农专用的,基本去哪都要铺上,尤长靖仅仅在里面睡了个午觉,就已经感觉浑身都萦绕着陈立农那股清淡甜香的味道,大概是柠檬沐浴露与柑苔调香水气味的混合,像炎炎夏日在海边常有的那种放满冰块的果味饮料,带有让人上瘾的魔力。尤长靖本来觉得自己直男身份略有动摇,想去洗个澡,可在换衣服的时候,他依旧奇妙地感到了有一丝不舍,捧着睡衣心情复杂地站在行李箱旁。

 

片刻,他悄悄地、趁房间没别人的时候,将睡衣缓缓送到鼻子边,脸埋进去深深吸了一口气。刚脱下的衣服还带有体温余热,间杂微弱清香,更像陈立农的怀抱,尤长靖像失心疯似的嗅了好几回,再抬起头时,脸颊变得红扑扑。

 

桌上的手机突然响铃,他猛地被吓一跳,险些一脚踩进行李箱中,瞬间从迷怔的状态中清醒。那边吵得热闹还带有震动,他有点手忙脚乱地将睡衣随手一折往箱里扔,匆匆忙忙赶去接电话时,呼吸尚未恢复正常水平,连眼神都是慌乱的,看见屏幕上老板二字,差点就由于过度紧张把电话挂掉。

 

幸好还是没有,尤长靖勉强把电话接起来,开口时语气很虚:“…喂?”

 

“你醒了没?”那边的陈立农倒是灿烂,语调轻快得让人仿佛在晒太阳,自带夏日滤镜。他那带有笑意的嗓音透过电流传过来,溜进尤长靖耳中,与旁边床上的味道格外相衬,尤长靖不知不觉地脸又有点红,声音越来越小:“醒了。”

 

“啊?听不见!”陈立农对着话筒嚷挺大声,估计是片场那边太吵,他没等尤长靖回答,就自己又提着音量补了一句:“算了,你能听见就行,睡醒就快点赶过来喔,马上要开拍了,但我忘记带小风扇,好热啊!”

 

尤长靖顿时觉得自己这个助理做得实在失职,人家老板都已经到工作场地做好准备了他还在房间里磨磨蹭蹭。男人都挺有事业心,无法容忍不称职,霎时间他就选择性忘记了自己刚刚在做什么尴尬举动,以最快速度恢复了正常,站起身时还在抱怨:“你怎么不叫我起来?要买冰水吗?”

 

“啊看你刚刚睡得蛮舒服的,好像还有流口水。”陈立农不以为意地回答,“要喔,多买两瓶。”

 

“……”陈立农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了,尤长靖捏着手机,视线震惊又狐疑地落到枕头上。他虽然坐着睡觉时可能会控制不住嘴,但过去可从未发现过自己躺在床上睡时还会流口水,难道和陈立农睡了一觉,就突然也变得会流了吗?这也太丢人了吧,他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慢吞吞凑近去看自己那边的枕头,试图从枕头上寻找出半点可疑的水渍,结果没半点发现,还又被扑了满鼻子清香。

 

可恶,好像被耍了。

 

但是真的好香……再多闻一下。

 

 

 

十分钟后,尤长靖终于成功从陈立农房间里脱逃,换了一身新衣服。

 

如此他身上携带的那股独特气味就很淡了,几乎被自己常用的廉价皂液味道所掩盖。然而他像中了邪,一路提着东西往片场那边赶时,鼻间好像莫名其妙地残留有记忆,甚至擅长类比,闻见楼下桂花香,他在心里默默觉得不够清新;闻见雨后泥土上的草木香,他又觉得太过冷冽,不够温暖;这样一路走去,那气味非但没有变淡,反而在见到陈立农本人时,如同小溪流终于汇入江河,浓郁得简直可以用波涛汹涌形容,原因在于——陈立农正好在喷香水。

 

这个准备拍戏的演员不知道在干嘛,明明服装也换好了,竟然还臭美地站在角落往胳膊附近喷。尤长靖本来正往着他那边走去,还没看清他手上拿着的是啥,隔好几步就闻见了刚刚让自己避之不及的味道,脸色霎时就变得有点怪。他谨慎停在几步开外,提着塑料袋,眼神一言难尽地喊道:“老板,风扇来了……你在干嘛?”

 

“还能干嘛,喷香水啊。”陈立农抬头见到他,也懒得打招呼了,下巴随意往某个方向一扬示意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待会要拍比较亲密的戏,总不能一身汗臭吧。”

 

尤长靖敏锐地捕捉到了亲密二字,小心翼翼提问:“和女主吗?”

 

陈立农手一顿,接着无奈地瞪了尤长靖一眼。他将香水收起来,带着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气味走到尤长靖身边:“不然嘞,跟发哥是不是?”

 

“拜托,这是正常的爱情剧欸。”

 

尤长靖这次倒是真没有往CP那方面想,听陈立农这么讲也不是很在意,反而在听见爱情剧时,有一丝恍神。他沉默下来,有意识地屏着呼吸,跟在陈立农身后默默返回座位,把东西一一往桌子上放时,依旧心不在焉。

 

他其实还想问陈立农,有多亲密?但想到现在电视剧的尺度,就觉得自己这个发问非常多此一举,而且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呢?他低下头,陈立农不敢弄乱服装,只憋屈地坐着小马扎,从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大明星头顶一个小小的发旋。香水被陈立农随意放置在桌上,尤长靖趁陈立农专心看剧本时,偷偷拿起来闻了一下瓶口,接近佛手柑的香味顿时灌入鼻腔之中,同样清新香甜,尤长靖却并没有想多嗅一会的欲望。

 

他将瓶子默默放回到桌面上,再回头看陈立农时,隐约听见了自己心中那堵高墙崩塌破碎的声音。

 

陈立农的戏被安排在最后一场,雨停时是中午,等场地干等到下午,再加上前面几幕NG了几次,到陈立农终于上场时,天幕都快被彻底染红了。但幸亏导演就想要这种天然的背景板,拍摄进度还算在计划中,不用让陈立农白换一次装,于是尤长靖取完饭盒回来时,就见陈立农已经坐进了拍摄范围内了。

 

他拆开一个盒饭,边吃边默默感叹演员就是辛苦,饿到这种时候还要强行找状态来入戏,要是换他,怕是只能拍哭戏了。他忽然想起他跟陈立农两个人是直接把午饭时间睡过去的,刚刚自己就已经饿到有点难受了,更别提最近还在减肥的陈立农,不知道能撑住吗?想到这里,尤长靖的目光不免带上了一点担忧。

 

不过陈立农倒是完全看不出来状态不好,拍感情戏前还激烈地跟几个反派打斗了一番,弄得浑身脏兮兮,脸上还有几道血痕。尤长靖看的直摇头,心想都滚成这样了,香水还有用吗?女主怕是只能闻见土味了吧,我要是女主我都不想出来……结果下一秒女主就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在反派通通销声匿迹的时候及时从天而降,还举着剑虚张声势地对四周喊了几声“都给我出来”,尤长靖差点笑出声,以观众的角度在心中疯狂吐槽:大姐,人家都走光了你才来,故意的吗!

 

他苦苦抿着嘴角憋笑,觉得这种电视剧果然不能认真看,哪怕就看个拍摄片段都觉得编剧有在明目张胆地侮辱着观众智商,结果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重伤的陈立农被女主直接扶进了怀中,两个人贴得极近,陈立农虚弱又深情地凝视着她,两位演员恍若假戏真做,目光之间仿佛都能看见火花。

 

尤长靖死死盯住,差点要把木筷子掰成两半。

 

他隔太远了,听不清那边两个人具体说了什么台词,只能看见距离越拉越近,传说中的亲密戏来了,女主低下头,缓而慢地轻轻吻住了陈立农的唇。

 

尤长靖听见自己脑内理智那根线断掉的声音。

 

他一秒闭上眼睛背过身去,呼吸急促不停,三两口把盒饭吃光扔掉一边,有些把控不住自己起伏过大的情绪。他甚至无法准确描述出自己现在的心情,因为实在太过复杂了,一边在牵着自己说这没什么,拍戏罢了,况且他只是你老板欸,还想怎样,另一边又在委屈愤怒,觉得自己好奇怪,明明是陈立农喜欢他,怎么陈立农和别人玩亲亲,他反而感到不爽呢?他有这个资格不爽吗?但就是好不爽啊!!

 

尤长靖怒而取出手机,给甜美小花发私信:在不在!!!!!!很急!!!!!!

 

甜美小花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再次秒回:在

 

尤长靖想也没想,问她:你的小甜饼写完没有

 

甜美小花:?

 

尤长靖:农跟他小助理的甜饼啊!!!写完了吗!!!

 

甜美小花:…写完了……你干嘛,你今晚很暴躁喔,要找我算账吗,我不会删的!

 

尤长靖:发给我

 

甜美小花:我爬就爬………………啊?

 

尤长靖:我想看啦!!

 

后面尤长靖还是如愿拿到了这篇甚至未被原作者发布的小甜文,要求就是替原作者抓一下虫。由于大家都不知道小助理的姓名,小花就干脆通篇都没打名字,只用农哥和小助理来代替,他像做贼似的,看得比看花农文时还要更小心翼翼,趁陈立农洗澡时,偷偷躲回自己原本那个房间,趴在床上将全文细细阅读了一遍。

 

这下他终于知道陈立农看花农文时是什么心情了,小花的文笔带着画面感,写得既真实又虚构,让他时而有代入,时而又脱身而出,像在看自己演着别人的故事。会有这种感觉都要因为小花将文中的感情写成了双箭头,不止农哥依赖小助理,小助理同样对农哥怀揣着不一样的亲密情感,看到最后两人接吻时,尤长靖都有些精分了,一方面觉得还挺甜,一方面忍不住去想自己和陈立农接吻时的画面,总觉得违和感深重到难以忽视。

 

他心事重重地把这篇小甜饼来回翻阅了好多遍,将自己和陈立农的脸逐一代进各个场景中,想象他们心意相通,在公开场合眉来眼去,偷偷牵手,于车内拥抱,隔着人潮汹涌准确望向彼此,然后——怦然心动。

 

尤长靖捂住越跳越快的心,有些挫败地想,似乎他无论如何反抗,事情还是难以受控地向着他不想要去的方向发展,更挫败的是,他并没有感到痛苦,反而有点微妙的期待。

 

真心喜欢一个人,心里眼里都是他,认认真真谈一场恋爱,究竟会是什么感觉呢?

 

因为没有体会过,所以尤长靖在受了文字的影响后,变得更加憧憬。

 

他缓缓咽下唾沫,有些紧张地抿唇,将手机返回到桌面。当初陈立农要他用那张流口水的照片做屏保,他软磨硬泡了老半天,才终于用一张陈立农的帅照替换掉了这个惩罚。现在一退回桌面,就能看见陈立农望着自己笑得眉眼弯弯,尤长靖耳根忽然又烫热起来,犹豫了相当久,最后还是下定决心,睁大双眼嘴唇慢慢往屏幕上贴近,努力想象着自己正要亲到陈立农脸上去……

 

“你在干嘛?”

 

唇堪堪才触碰到丁点屏幕,那把熟悉嗓音就如同惊雷砸下,震得尤长靖把手机一甩,惊慌失措地在床上打了个滚。陈立农又是刚洗完澡出来,头顶还搭着条毛巾在擦头发,此刻站在门口盯着他看,动作都诡异地停住,眼神复杂又玩味,一时无言。

 

尤长靖迅速翻身坐起,佯装无辜地眨眼:“……没事啊,我没干嘛。”

 

“你在亲手机?”陈立农眯了眯眼睛,大步往床边走近,“我有看见,别骗人了,你在视频?”

 

手机被他慌忙中的一甩扔到了床头上,此刻离尤长靖有点远。他眼睁睁看着陈立农手长脚长地冲过来,一切情形仿佛被还原到最初那天,陈立农将手机捡起来,面色有些阴沉地看了眼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屏幕,尤长靖则拘谨地跪坐在床上,眼巴巴望向他,小声辩解:“我没有…真的没做什么。”

 

陈立农手指往屏上划动两下,又点开微博和微信一一检查,依旧没能发现尤长靖刚刚究竟在做什么。然而他的心依旧没放下去,将手机紧攥在掌心,想了想,将语气放缓:“那你刚刚亲手机干什么啦,看起来很恐怖欸,我以为你中什么邪,想跟手机一吻定情私定终身喔。”

 

手机没有关掉,他将亮着的屏幕往上,递回到尤长靖面前:“喏,给你,没什么事就好,我来是……”

 

尤长靖却没有接过手机,头抬起来直直望向他,打断了陈立农的话:“我没有在亲手机……”

 

“我刚刚是想亲你。”

 

陈立农的手蓦然顿住。

 

尤长靖依旧看着他,一双圆润的眼瞪很大,在灯下好像有反出星点亮光,单纯又专注:“因为想知道,这样子会是什么感觉,和男生谈恋爱究竟是什么感觉。”

 

陈立农有些说不出话来,定定地看着他,尤长靖还在自顾自地讲:“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可是我现在还不太清楚我自己喜不喜欢你,我想先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接受这段恋爱,我想尝试,那你愿意陪我试吗?”

 

他把身子撑起来一些,以半跪的姿势让自己与陈立农视线持平,认认真真地,将手伸前去。

 

陈立农沉默片刻,无声地笑了。他好像有些无奈,但眼中藏着更多的显然又是惊喜与快乐,丝毫不犹豫地抬臂,将小助理主动伸来的手紧紧牵住。

 

“你怎么还要问的,我肯定愿意啊。”




TBC

可能快写完了吧。

评论 ( 81 )
热度 ( 890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