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看海,还不看开

老板很烂 6

有点难产的一章,我也不资道我写了些森莫。




那天过后,陈立农再也不把话藏着掖着讲。

反正拍戏期间,最经常陪在他身边的只有尤长靖一个,因此他也不怎么担心让别人看出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相当信守承诺,说要亲手示范给尤长靖看,当天晚上就往酒店房间里订了个蛋糕。

蛋糕旁边还有几朵红玫瑰,尤长靖跟在陈立农后面进房间,看到桌上这幅景象后,脚步都虚浮了。他倒退几步,在陈立农沉默回头的注视下,笑得有点勉强:“……那个,老板,我真的是直男欸……”

陈立农耸了耸肩膀:“没关系啊,你就当是跟朋友一起。”

说着,他往沙发那边走去,用火机点燃了桌上早就备好的蜡烛,道:“顺便关下灯,谢谢。”

谁跟朋友一起吃蛋糕会搞成烛光晚餐的氛围啊!!!

尤长靖捂着脆弱的小心脏欲哭无泪,但想到自己银行卡工资乃至衣食住行现在还被陈立农拿捏在手中,他就没什么胆子敢拒绝,只好又怂又蔫地把客厅灯关掉。

身处酒店高层的套房内顿时只剩下两点微弱的烛火光芒。尤长靖在黑暗中有些看不太清,慢吞吞摸索着往桌子那边去,忽而听见唰啦一声,陈立农把窗帘拉开了,月光顿时如碎银般穿过落地窗洒落到地板上,尤长靖顿了下脚步,看陈立农拉完窗帘后又反身往他这边走来,脸庞背光分辨不太清楚表情,尤长靖却奇异地能感觉到陈立农正认真地注视着他。

陈立农站定到他面前,被黑暗模糊了的五官照样英挺优越。尤长靖很久以前就知道陈立农长得帅,但其实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过去,这几年来,陈立农渐渐长开,眉眼越来越显得盛气锐利,在暗淡的光下却依然目若朗星。尤长靖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便也在近距离下把陈立农的面容看得更加清晰。

他忽然就有些乱了心跳,陈立农的目光似一把锋利刀刃,险些逼退他的呼吸。

他们在安静的套房内站了一会,陈立农终于率先打破沉默,轻笑出声。比小助理高出快半个头的大明星伸手拍了拍他脑袋,然后往下,很自然地牵上小助理的手腕。

“愣着干嘛啦。”陈立农说,“今晚的主角可是你喔。”

尤长靖愣了几秒,手腕如同火烧般发烫。陈立农力气太大,他没法把手抽回来,只好踉踉跄跄地跟在陈立农脚步后面走到桌子旁,边呆呆地发问:“什么主角?今天又不是我生日…这个蛋糕这么大,我吃完肯定要胖了!”

陈立农泰然自若地拉尤长靖坐下,唇角噙着笑意:“今天是你正式被我追求的纪念日啊。”

尤长靖:“……”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压制住自己,花九牛二虎之力才没让屁股离开沙发。

尤长靖说:“老板,你真的不用这样子做。”

而且两朵玫瑰是什么意思啦,好歹也送九十九朵玫瑰花啊,原来我老板这么俗又抠的吗,看来我以前确实是写得OOC了。他默默又在心里补充。

陈立农却完全在当听不见,自顾自拿起塑料刀。这个蛋糕有点特别,不知道陈立农从哪里订来的,是一个兔子头形状的慕斯蛋糕,最上方还放有两只小小的兔子在手牵手转圈圈,陈立农拿手机拍了张照后,手起刀落,尤长靖眼睁睁地就看着两只小兔被分开两半。

尤长靖:“……你为什么这样切。”

陈立农说:“你一个我一个啊,怎样你想吃独食喔。”

尤长靖没吭声,默默接过装小白兔的纸碟,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想还好他喜欢的是男人,不然换做女朋友的话说不定当场就要闹分手了。还追人嘞,他轻轻咬掉小兔子一边耳朵,边吧唧嘴边心想,…好难吃哦。

陈立农追人,靠的其实是脸吧。

从未谈过恋爱的大明星还浑然不觉有什么不对,自我感觉良好地为尤长靖倒了杯橙汁。身为演员他的健身任务没有完成,蛋糕显然是不能碰的,只能稍微尝一下奶油兔子过瘾,他吃东西很快,也没什么童心,这样一点奶油还不够塞牙缝,所以当他三两下吃完转头看时,尤长靖还在小心翼翼地舔着小兔子的手,舌尖探出来小小一节,沾上白白的奶油,整个画面都显得有点难以描述。

陈立农默默撇过头,勉强按捺住躁动不安的心,给尤长靖多切了一块蛋糕。

他把蛋糕店送的两束玫瑰随手插进酒店放的空花瓶,随口说:“这两束玫瑰,就像你和我。”

尤长靖:“?”

陈立农轻轻动了下手指,稍微大朵一点的那束玫瑰花缓缓弯下了腰,用花瓣碰了碰隔壁那朵一下。

他一本正经道:“我们也经常像这样站在一起,但彼此之间还是有一定距离。然后我现在就像这朵玫瑰,正试图伸出手靠近你,也有偷偷在心里想,我什么时候可以亲你一下。”

两朵玫瑰的花冠亲昵相靠在一块,陈立农回头看了尤长靖一眼,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看似无辜又纯情。

尤长靖叉起一大块蛋糕塞进口中,默默红了耳根。

他怎么会对这么低级的情话有点心动的,身为一个同人文写手,这有点不应当。

虽然他现在已经不能算一个写手了。

上午那会尤长靖溜得太快,竟然忘记自己手机还在陈立农手上,回到医院的他身无分文,连零食都忘了拿,后来只好灰溜溜地回了酒店大堂,硬生生吃掉人家半碟子薄荷糖,要不是大堂经理认得他是陈立农身边的人,估计尤长靖早被请出去了。

而另一边,陈立农估计是发现了他还有文档保留,为了从源头上遏制自己喜欢的人再磕CP,以及将自己形象想得过于OOC的行为,陈立农果断回到尤长靖微博页面上,删文删得毫不手软,基本把他微博上所以存档都给删得干干净净,好像很笃定尤长靖不会跟他生气似的,甚至相当大方地给尤长靖充了个年费会员,把名字都给改了:超级农农最爱的鱿鱼丝。

仿佛二十四小时微博在线的甜美小花迅速赶到:?

甜美小花:??说好的糖呢,姐妹,你最近真的有点奇怪,你不要爬墙不跟我讲,我又不会怪你。

陈立农眯着眼睛偷笑,没着急回她,顺手把置顶也改了下:从今天起只钟情于陈立农。

然后才慢悠悠地返回到私信页面,先是故作惊慌地发了个流汗表情,然后才说:真的不会怪我吗?

甜美小花:**的!!当然会啊!!!你怎么回事!!!

这翻脸真是比翻书快,陈立农扯了扯嘴角,又发了个emoji上去,说:没有啦,就,不太想磕CP啦,没什么意思欸,他们好平常喔,一看就是好兄弟。

但他没料到常年爱抠各种细节糖的甜美小花敏锐过人,他才讲两句话甜美小花就发现了不对:你肯定不是鱿鱼丝,他平时都不怎么发表情!说!你到底是谁!!!

陈立农:“……”大意了。

他舔了下唇,看甜美小花还在那边嚎了几句盗号狗、我的小丝丝去哪了、不许质疑我爱的CP之类的话,脑子飞速运转,然后才不慌不忙地回复一句:我是她男朋友。

甜美小花:!!!!!

陈立农:我们之间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总之从今天起她不会再搞这些,你取关吧。

甜美小花在他下一秒回复:可是鱿鱼丝之前说,她喜欢女的。

陈立农:……

甜美小花:你……你究竟、你不会是强迫她的吧!!!你这个渣男!!!

同人文写手的脑洞真的很强大,估计脑子里连陈立农如何逼鱿鱼丝交出手机再如何逼鱿鱼丝和他在一起的剧本都已经想象完整了,这会正在酝酿如何救出她姐妹来。陈立农倒不怎么在意她,他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没什么心情和小花辩解,干脆眼疾手快地清空了聊天记录,再取消关注,最后设置不接受未关注人信息,平静地退出了微博。

于是时间回到晚上,尤长靖终于拿回自己手机,登录微博后才发现一切早已变了天。他使用一年的微博账号彻底被某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夺了CP粉身份,干净得一尘不染,连发哥一根头发丝都见不着。尤长靖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觉得陈立农果然还是个小屁孩,举动也太幼稚了,哪有人会对喜欢的人做这种事啦。

他却没有察觉到,明明这件事还蛮过分的,自己却都没有太生气,像是对陈立农纵容习惯了,无论他做什么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自己还会去收拾烂摊子。这或许是助理的通病,日日夜夜都陪伴在一个明星身边,知道他光鲜外表下的苦痛,也了解他面具下的真实面容,像是看一个小孩子长大。尤长靖并非天生软脾气,但陈立农对他而言实在太特殊。

再加上,反正他还有另外一个窝呢。尤长靖点开被藏在深处的另一个APP,看着里面毫发无损的存档,笑得嘴角差点扬上天。

他把甜美小花又关注了回来,只是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陈立农就是单纯记得这人才会取关的。结果甜美小花刚被放出来就打了整整一屏幕的感叹号,说:小鱿!!是你吗!!

尤长靖满头问号:?是我。

甜美小花:你没事啊!!!!!吓死我了!!!!

尤长靖有了不好的预感:我为什么有事,发生什么了

甜美小花:今天下午!!!有个人!!!自称是你男朋友!!!

尤长靖:……

甜美小花:你不是喜欢女的吗!!!啊啊啊啊啊天啊!!!!等一下!!!!你被翻牌了啊!!!!

尤长靖:??

甜美小花贴过来一张截图,是陈立农的微博界面,下面第一条显示的是刚刚陈立农所点赞的微博,赫然是尤长靖几天前所单独发的彩虹屁。

尤长靖吓得眼角都抽了,慌慌张张地心想这人搞什么?想暴露他的微博吗?

甜美小花:怎么你刚转唯粉就能被翻牌啊!!!!我的天啊!!!我也要转发哥唯粉了!!!!

尤长靖急匆匆地回了句你不可以!然后退回到微博首页上,他转唯粉时掉了好几百个粉丝了,结果今天被陈立农一翻牌,粉丝数瞬间疯狂暴涨,一时间那个震动提示音就没停下来过,把他虎口都震得有点发麻。

陈立农点完赞后,还悠哉地发了条微博,说:今晚吃蛋糕。

评论有人问他和谁一起,他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难得回复了一句:小助理。

蛋糕那张照片拍得不怎么完整,最清晰的只有上方两只手拉手的小兔,背景因为关了灯而一片漆黑,烛火微弱地露出一星半点。陈立农也没点明是不是小助理的生日,这样的气氛就显得有些过于暧昧,尤长靖慌到嘴唇都有点凉,跑去给陈立农发微信:你怎么回事。

陈立农说:我想这样子做,你不用管。

尤长靖捂脸崩溃,这怎么可能不用管啊!他太阳穴隐约有些抽痛,公司那边时刻都有监视艺人的上网情况的,果然没过多久经纪人就打了电话过来,估计是陈立农在洗澡没接,就打给了尤长靖。

尤长靖揉着额头,逐句给陈立农想借口,总算是把经纪人勉强糊弄了过去。他挂掉电话后,心还没放下来,忽然有一点害怕。

陈立农还会做出更疯狂的事吗?

幸好点赞行为只是陈立农心血来潮,之后他再也没有赞过哪一条粉丝的微博。而生活助理和明星离得很近这种事基本也在大众认知范围以内,大家都觉得和同性助理一起吃个蛋糕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因此最终这件事还是没引起什么大风浪。

但尤长靖依然没敢掉以轻心,毕竟陈立农跟试水似的,从这条蛋糕微博之后,尤长靖在陈立农微博的出镜率越来越高,几乎快赶上陈立农本人。

过去时候,陈立农在拍戏期间是很少发微博的,现在却仿佛中了邪,隔三差五就要发一条,偶尔说小助理天天坐自己身边喝奶茶很馋:偶尔又说要小助理和自己一起打游戏,结果完全带不动;后来还发了一张从背后偷拍尤长靖的全身照,配文:你们觉得他帅吗?

然后还很欠地自己评论了一句:没我帅。

尤长靖憋屈得想吐血,陈立农现在还要逼着他发彩虹屁,只是要挟的内容从工资变成了亲亲,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初吻,只好忍辱负重地继续转发陈立农这些各种嘲笑他的微博,还要违心地吹嘘:农农最帅!农农最棒!农农超厉害!小助理好坏!

更过分的是,由于花农实在太久没糖吃,甜美小花有点撑不住了。

发哥的戏份在两天前就已经杀青,小花盼星星盼月亮,没盼来花农两个人的营业自拍,反而盼来陈立农一句:今天去拍写真,小助理又在我面前吃雪糕。她彻底心死了,陈立农现在简直丝毫不给CP粉面子,超话越来越冷到像北极点中心的一小块冰山。她在首页哭唧唧,把简介改成了没心情更文,陈立农的微博还是照样点赞,表现得像个悲戚等老公回头的怨妇,私底下跟鱿鱼丝聊天却原形毕露:怎么肥四我觉得他跟小助理有点甜啊!!!

鱿鱼丝:……

甜美小花:怎么这么可爱的,三句不离小助理是怎样,这也太黏人了吧,我要是小助理我都怀疑我会爱上这个黏人大狗狗啊。

鱿鱼丝心底一凉:……

甜美小花:我真的有点磕不动花农了,怎么办,姐妹

尤长靖看见这样一句话,突然感觉不妙,心里一抽,正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把甜美小花劝回来时,就看见她说了这样一句:我想爬墙,我看小助理长得还不错

尤长靖:………………使不得啊!!!!

他噼里啪啦地疯狂打字:姐妹,万万不能,RPS千千万,你怎么能磕这种危险关系,花农虽无糖,但心中仍有爱,你要信啊!

甜美小花:信不动了,陈立农连他哥杀青都不发微博,我的文还怎么写,写他俩离异吵架吗。

鱿鱼丝:我觉得OK

甜美小花凉凉地来了一句:你自己都把文删掉了,咋还不让我爬墙了呢

尤长靖捏着手机壳,满眼欲哭无泪,他能怎么讲,都怪陈立农这个做事随心所欲的家伙,把他逼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地卡在正中,一边要对陈立农说爱,一边还要避免被陈立农说爱,整个人都快精分了。甜美小花见他半天不回复,自己又说了句:算啦,逗你玩的,这个号我还会用,但他们两个实在太可爱了,让我去开小号写个小甜饼……

尤长靖没话讲了,长叹一口气,给她回了个好吧,然后悻悻退出微博。

陈立农的微信紧随而来,说:到我房间一下。

他们还住在酒店套房里,但已经在收拾东西了,过几天就要搬走换地方。房间里堆一地的东西,尤长靖小心翼翼地绕过行李走进去,就见陈立农正站在窗边给自己滴眼药水,仰着头不停眨眼睛。

他抿了下嘴,慢吞吞蹭到陈立农身边,说:“老板,找我有事吗?”

“喔。”陈立农听见声音才转头,眼睛迷蒙地半睁。他晃了晃手上的小眼药水瓶,挥手要尤长靖过来。

“没什么事,这个眼药水剩下一点点,没必要带着它一起走了,我就想,顺便给你用一下吧。”

手掌握住圆润肩头,陈立农将尤长靖拉到身前,睫毛上还沾了一点亮晶晶的水光,很认真地说:“你今天又玩一天手机了吧?眼睛要休息。”

尤长靖有些懵,半推半就地站到陈立农面前,甚至没想到反驳,让陈立农轻轻松松地就捏着他下巴让他仰起脸。屋内灯光是暖黄色,让蓬松的头发丝都好像附着一层绒光,尤长靖像个任人摆布的木偶一样,睁圆了双眼站在原地,过了会才呐呐地说了句:“……我自己滴也可以啊。”

陈立农这会已经往他眼里滴进一滴了,听见话,差点没憋住笑。他故意用指腹暧昧地蹭了尤长靖脸颊一下,看尤长靖像只淋到雨的无辜小动物在狼狈地眨眼睛,没忍住扬起嘴角有些恶劣地说:“开什么玩笑,这种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啦。”

继而又换回温柔的语气说:“好啦,不要乱动喔。”

尤长靖仰着脸面向他,眼睛半睁半眯的,嘴唇还有些微张,怎么看都像索吻。陈立农没忍住咽了口唾沫,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回眼睛上,往尤长靖亮晶晶的眼里滴上最后一滴,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扶在他下巴处的手。

尤长靖还在抬着下巴不停眨眼,以他们的身高差,刚好像是在对陈立农做着无数个蹩脚的wink,陈立农垂下眼睫,默默移开目光,手装不经意地擦过尤长靖腰间,说:“好了,我没什么事了,你回去吧。”

尤长靖小声嘟囔:“赶紧我像个垃圾桶。”

陈立农抬手,轻轻敲了下他头顶:“讲什么啦,我觉得好用才给你分享的好不好。”

“好啦。”尤长靖揉了下眼角,拖拉着脚步往房间外走,“明天要早起喔。”

陈立农笑了笑,站到床边说:“知道啦,那你也早点睡觉。”

“你也不许再玩手机,晚安。”

“晚安,长靖。”




TBC
感谢两位老板现场提供梗
最近真的有点忙且卡文,大家就等一下吧……!让我再好好想想剧情,不要太着急了T T

评论 ( 57 )
热度 ( 840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