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看海,永不看开

老板很烂 4

私设巨多,前文点头像





曾经,尤长靖刚成为陈立农助理的时候,涉世不深的小明星还会乖巧尊敬地称呼他一声长靖哥。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尤长靖。”陈立农身披浴袍,发尖还挂着水珠,翘腿坐在酒店套房的沙发上,丝毫不客气地对旁边那个人喊,“今天只发了六条吗?就剩半小时了喔。”

 

“知道了啦,还用你讲。”尤长靖收拾垃圾,偷偷翻了个白眼,心中有些哀怨。

 

他把宵夜盒子都塞进一个大垃圾袋里打好结,直接放到门口。套房是中央空调,冷气开得很足,陈立农没必要回房间里,就始终待在客厅好整以暇地等验收作业。尤长靖磨磨蹭蹭地走回来,还没坐下,陈立农就把下巴一抬:“快点啦,我有很困。”

 

尤长靖:“……”那你就不要等啊!

 

他在心中愤怒地扎小人,嘴巴撅得老高,不情不愿往沙发上一坐,手机拿出来以后就开始头疼。陈立农不让他抄网上现成的话,所有吹捧必须原创,而且要能看出真心实意,不得虚假做作,每天两百字编下来,尤长靖简直想到快要脱发。

 

他已经好多天没有更文了,那篇车还尴尬地停在百度云车库里没有删,进度不上不下的,评论几乎快被各种花农cp粉刷爆。

 

热评第一:花农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热评第二:然后呢??睡完然后呢??太太!!!他们的裤子已经脱了整整十天了啊!!!

 

尤长靖痛苦地抹了把脸,心想我也知道,可是蒸煮自己不让我给他穿裤子啊,我有什么办法。他转唯粉转得让所有人猝不及防,这几天发的全是陈立农相关,微博底下花农粉的评论都越来越少了,反倒是多了不少陈立农的小粉丝跑来关注,并且开开心心地评论:真是优秀的彩虹屁。

 

这样的评价显然完全无法让鱿鱼丝太太感到开心,只剩下无奈与麻木。他倒不是不喜欢陈立农,但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吹捧还是要靠有感而发,堂堂大明星竟然连如此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甚至施以强权压制,尤长靖只觉得自己有朝一日或将被逼成黑粉,心中都有些灰暗。他点开超话,随手选了一条比较热门的陈立农相关,相当熟练地按下转发并艾特陈立农,然后就开始闭着眼瞎掰。

 

鱿鱼丝:@陈立农 今晚月色很美,美不过你那璀璨如星河的眼睛;今晚凉风习习,仿佛你那深情温柔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令我心动

 

鱿鱼丝:@陈立农 令我着迷,这是爱的魔法吗?我一个麻瓜,根本抵挡不住来自于你的汹涌魔力,农农宝贝,我愿意永远栽倒在你的魔法棒下。

 

鱿鱼丝:@陈立农 今天我拿一个玻璃瓶,在阳光下照了十分钟,再紧紧把罐口堵上,里面就装满你的魅力了。你就是我的太阳。

 

鱿鱼丝:@陈立农 你是上帝写的一首诗,是我篆刻在心底的文字,我!最!爱!你!!!!

 

尤长靖深深呼出一口气,如卸重担,面无表情将手机放下,对陈立农道:“十条了,老板。”

 

陈立农看了两眼,大概还挺满意,嘴角有偷偷翘起来一点点,又为了要装严肃而半抿不抿的,爽快挥挥手:“OK,今天也勉强算你过关,但是最后一条还是太敷衍了我跟你讲。”

 

尤长靖乖乖应下,并表示自己下次绝不再敷衍了事,一定捧出真心来让您看见。一双眼睛眨得诚意十足,心里头却在偷偷地腹诽,这人怎么回事啊,认识一年了都没发现,原来本质是这么自恋的吗?不过脑子的彩虹屁都看得这么开心?

 

他思考了一下,果断陪着笑慢吞吞挪到还在刷微博的陈立农身边,把声音提得又软又细,讨好地捶捶陈立农肩膀:“那个……我们演技爆棚的新星,全天下最帅的农农,请问我大概还要再吹多少天呢?”

 

陈立农瞄了他一眼,装模作样地轻咳一声,抱起双臂:“一个月奖金,那当然是一个月啊。”

 

“啊?”尤长靖拖长了声音哀叫,眉头紧皱。他撒娇似的抓住陈立农手臂晃两下,瘪着嘴摇头:“不行啦——我会死在这上面,我会想到发疯的欸,老板!”

 

陈立农含蓄地轻笑,说:“怎样,是不想写了吗?”

 

尤长靖紧咬下唇,睁圆了双眼迫切点头。

 

“也可以啊。”陈立农耸了耸肩,轻飘飘地甩下另一个重担。“把你微博的cp相关都删掉就行。”

 

尤长靖:“……”

 

尤长靖可怜兮兮:“那都是我的心血欸……”

 

陈立农点点头:“对啊,所以我也没想让你删,一个月过很快的,坚持吧。”

 

尤长靖又习惯性地瘪嘴,开口还想说点什么,腹部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其实从刚刚开始他的肚子就一直有不太舒服的反应,尤长靖却没当一回事,只当是普通的吃多了想腹泻,哪曾想这会突然给他来了个大的,瞬间让尤长靖不得不弯下腰去捂肚子,牙关紧咬着,额头已经被痛到开始冒冷汗。

 

陈立农还以为他在演戏装可怜,嗤笑了一声:“干嘛,要耍赖喔?明明是你顶风作案在先欸,就根本没把我放眼里。”

 

结果等了快一分钟,都没等到下一句话,陈立农才发觉有些不对了。尤长靖一直低着头,陈立农看不清他表情,只能急急忙忙地扶住他肩膀让他稍微靠到自己身上,再开口时声音都温柔了许多:“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肚子痛?”

 

尤长靖虚弱地点头,有些脱力,半个身子都躺到了陈立农腿上。

 

陈立农没遇过这种事,有些手忙脚乱,但还是赶紧先给剧组的人打了个电话,然后抽了张纸巾轻轻给尤长靖擦掉脸上的汗水。“是吃错什么东西了吗?”他小声念叨一句,摸了摸尤长靖额头,想问要不要去厕所的时候,尤长靖突然挣扎了一下。

 

小助理面色发白,头缓缓抬起来,嘴唇轻轻颤抖:“烧…烧烤有毒……”

 

“……”陈立农这才想起这家伙在拍完戏后一时嘴馋,有跑去买了一大袋烧烤回房间吃。他现在在健身时期,稍微油腻一点的食物都不敢碰,刚刚闻着满屋子的烧烤味时还觉得蛮痛苦的,没想到现在反而逃过一劫。

 

他哭笑不得,用手指戳了戳尤长靖鼓鼓的脸颊:“让你贪吃。”

 

尤长靖有苦说不出,双眼湿漉漉地盯着他老板看,像只小动物一样把毛茸茸的脑袋挨进年轻人温暖的怀中,彻底没力气动弹了。

 

陈立农被他暖烘烘的体温捂到身体有些僵硬,心底好像有一处地方柔软地陷了下去,目光显得越发温柔,没忍住伸出手,轻轻捏了下这半死不活的家伙的后颈。剧组的人很快赶到,合力将尤长靖扶了起来,影视基地内当然有配备医院,但深夜也没什么人在,只留有一个急诊大夫,因此送尤长靖进医院这件事没引起外界太大的注意。陈立农出门时只匆匆戴了顶鸭舌帽,幸好附近也没有记者蹲守。

 

医生简单地诊断了下,很快就确定了是吃不干净的肉造成食物中毒,开了点药吃下后,手一挥直接将尤长靖送进病房里输液。

 

这种时候,这种小病,显然不可能特地通知家人赶过来,经纪人也没在,一切手续的办理就全部都堆到了陈立农身上。尤长靖蹭了大明星的光,得以住进单人病房,由于也不是什么重病,护士给他挂好水就离开了,寂静夜深的医院病房里顿时就只剩他一个人。

 

尤长靖突然有点怕怕的,毕竟住院部可是鬼故事的高发地带。

 

他在单一的空调风声中,略怂地缩了下脖子,躲进被窝里面轻手轻脚把手机摸出来,给陈立农发了条微信:老板,要记得回来看我一眼!

 

等了半晌都没等到回音,尤长靖撇撇嘴,把打针的那一边手轻轻也缩进被子中,整个人在棉被下担惊受怕地蜷成一团,打开微博转移注意力。

 

自从开始刷彩虹屁后,他的微博就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掉粉,尤长靖心疼得难以言喻,偏偏又无计可施。他叹口气,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终于还是把在心中纠结了许久的事情做了决定,把微博的简介改成了暂退。

 

头像还是花农两个人,尤长靖看着鱿鱼丝这个微博号,深深感到不舍。

 

甜美小花跟天天在视奸他似的,他简介刚改完,来自小花的私信就紧跟而至。尤长靖跟小花也有好多天没联系了,毕竟某个家伙刻意规避一切发糖可能,让他仿佛被地主断粮,饿了好几天,也就没有余粮跟姐妹分享。

 

甜美小花:!!!

 

尤长靖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好,想了半天,心情很复杂地回了个问号。

 

甜美小花:你真的要退成唯粉了?

 

鱿鱼丝:……唉,我也不想,我现在都没有糖能跟你分享了。

 

甜美小花:开什么玩笑,没糖你就要退缩了吗,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放心吧,我发糖给你吃。

 

尤长靖精神一抖擞:什么什么,你开新坑了吗?

 

甜美小花:没有。

 

然后过了半秒,那边发过来一张照片,是小花自己p出来的阿发与陈立农的结婚证。

 

甜美小花:有没有很甜!

 

鱿鱼丝:……………………

 

鱿鱼丝:开什么玩笑!!我们现在都沦落到要吃这么劣质低级的糖的地步了吗!!!

 

甜美小花:?姐妹你什么意思,说我p的图低级是不是。

 

鱿鱼丝:没有,我就是想,希望你把婚礼现场也搞一下这样子。

 

尤长靖有些无奈地叹气,脸上却好歹出现了笑容。其实追星或者磕CP,亦或者说这世上大部分的爱好,最大的乐趣还是来自于身边有一群和自己取向相同的伙伴吧,有这样一群人陪伴,才会觉得追星很有趣,想象别人谈恋爱也很有意思,脑洞说出来可以得到认同,思想也能够互相交流,偶尔蒸煮有一点小互动,就能兴奋到睡不着觉,好像永远没有什么大烦恼,快乐也来得很容易。

 

他心中有点暖,干脆偷偷又把置顶给改了,改成表情包: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甜美小花安静了一分钟,在他改完后很快又发过来一张图,尤长靖点开,这次是一张相当糊的婚礼现场照片,一看就是从百度直接保存的,新郎新娘的脸更是粗制滥造,直接被不知道从哪扣下来的花农合照贴住,下面是婚纱西服,上面是两张笑得傻乎乎的大脸。

 

鱿鱼丝:……

 

鱿鱼丝:你是不是黑粉,你老实讲。

 

甜美小花:不是你希望的吗!!!

 

尤长靖笑得快背过气去,笑到床都在震。他回复:我才不希望这么假的呢!!!

 

甜美小花:那你还想怎样!!我刚刚还看见大红花轿呢都没有P,怕你看了直接脱粉。

 

尤长靖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直接笑得翻了个身,还想举起手机继续回复的时候,罩在脸上的被子却忽然被掀开了,刚刚还在他脑海中坐着大红花轿的那张脸瞬间出现在眼前,陈立农面无表情。

 

“笑什么呢。”他说,“这么快又没事了?在被子里面抖这么开心。”

 

尤长靖轻咳一声,镇定自若地收好手机。“没有啦,就看见一个段子。”

 

“我还以为你被鬼吃掉了咧。”陈立农戳了下他额头,反身到沙发上坐下。

 

“这个针要打到早上,你睡吧,我替你看着。”

 

尤长靖抬头瞥了一眼非常大瓶的针水,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不用了吧,老板,我自己看着就好,你明天还要拍戏欸。”

 

“没关系。”陈立农头也不抬,拿出剧本开始看,“戏份不多,很快可以拍完。”

 

尤长靖更加惭愧,自己身为助理,因为贪吃而生病就算了,居然还要让自己照顾的对象反过来照顾自己,这件事要是被经纪人知道,他可能明天就不用上班了。然而陈立农的性格他也清楚,一旦做下决定,就谁也没办法劝开他,因此尤长靖没再多说什么,只带着心中略奇妙的情感,慢吞吞又缩回被窝之中。

 

其实客观来讲,这一年来,身为高高在上的明星,陈立农对只是助理身份的他一直都很好。尤长靖心想,或许只能说几年前,他真的没有看走眼吧。

 

虽然偶尔有点损,但尤长靖依然觉得,能跟到这样一个老板,他真是赚到了。

 

他背过身去拿出手机,给甜美小花回复了一句好啦放心,我只是暂退而已,还会回来的。陈立农在身后关了灯,只留下沙发边的一盏,发出微弱又温柔的暖光。微博发来特关提醒,尤长靖习惯性地去刷新了一下首页,就看见陈立农没头没脑地只发了一句话,有些意味不明。

 

陈立农:带了个笨蛋在身边。

 

他好歹也有刚过千万的粉丝,刚发出去就立即有人评论,尤长靖下意识点开,除了各种问谁啊?的话以外,看见第一条评论就是:我怎么觉得这话有点宠溺呢?

 

尤长靖屏了下呼吸,心跳突然加快了些许。然而他没来得及细想,再刷新时,这条微博就已经不见了。

 

紧接着,陈立农就回复了他的微信。

 

陈立农:在讲什么,我肯定会回来陪你的啊,笨诶。





TBC

-

本来想昨晚更新,后面还是放到今天了。
谢谢你们喜欢。

评论 ( 57 )
热度 ( 792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