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看海,永不看开

老板很烂 3

明星农x助理尤,傻白甜OOC,轻松向勿上升
除他们两个外其他人物均为虚构,没有原型啦
私设巨多,前文点头像



到片场的时候,太阳热辣,把地面都烧得火烫。


尤长靖挑了棵树下把伞和椅子支开。他们从今天开始要转移到摄影基地去拍摄,幸好还在市内,不用出到外地,但为了进度顺利,剧组还是要求陈立农住到附近酒店里,也就是说终于要开始全程跟剧组拍戏了,所以今晚尤长靖还要特地回一趟陈立农家给他收行李。


夏天拍古装戏实在是煎熬,陈立农只在车上歇了一会,拍完代言后又直接赶来片场,几乎是连轴转不歇脚,黑眼圈都青得快实体化了,化妆时被扑了三层粉。


他套了发网,蓬松的头发被压成很丑的形状,工作人员还准备给他戴上又厚又热的假发,陈立农看暂时还没到自己戏份,死活不肯戴,又撒娇又耍赖的,才让服装师放过了他,小跑着溜回到尤长靖身边。


尤长靖正在搬小冰箱,看见他也不奇怪,很自然地打招呼:“弗利萨*,怎么又跑出来啦?”

(*龙珠漫画的秃头反派角色)


陈立农挑了下眉,头顶被发网箍着,额头上的皱纹露得更明显:“想死是不是,至少也要是比克大魔王好不好。”他坐上自己的专属躺椅,身上只穿背心,舒舒服服躲在大树下乘凉,尤长靖给他递了个用毛巾包好的冰袋,陈立农直接整个搭到了肩膀上。


尤长靖瞄了一眼,“爽一下就好了喔,别弄湿衣服感冒。”


又说:“你今天怎么化妆化这么久?”


陈立农头上已经开始在流汗了,生无可恋地将脑袋搁到椅背边缘,“要遮黑眼圈啦,我现在脸上就好像被糊了一层泥。”


抬眼看见灿烂到不行的阳光,他偏过头,忍不住长吁短叹:“我觉得当初接这部戏就是个错误决定,我汗这么多欸,待会还要穿三件衣服,会热晕倒的吧,这跟穿衣服泡温泉有什么区别?”


尤长靖给他开了一瓶冰水,“也不能这样子讲啦,这部戏好歹有发哥在。”


陈立农没好气地轻哼,接过来灌了一口:“我看这个好歹只是对你而言吧。”


尤长靖摸着后脑勺傻笑,以羞涩的面容来对这句话进行了默认。


服装组那边要抓人回去做准备了,隔老远就开始喊陈立农的名字。陈立农叹了口气,把冰袋捂在后颈再多敷了一会,才依依不舍地站起身。尤长靖抬头看他,无端又想起了微信那句话,读起来时心底好像被触动了一块柔软角落,让情绪变得有些微妙。


他赶在陈立农离开之前问:“你昨晚为什么那样说?”


陈立农的动作有很明显的一下停顿,扭头看尤长靖时,却只是若无其事地笑了笑。


“没有啊。”他说,“就突然有想到一些事情,想问你。”


难道是这小屁孩终于想到感恩了?尤长靖有些困惑地皱了下眉,陈立农说完就苦着脸走了,他想也没想,边思考边相当自然地就霸占了陈立农的位置。


也对厚,我这一年替他累死累活,说做牛做马做亲生父母都不为过了,感谢我一下是蛮应该的吧。尤长靖自顾自点头,有很被说服到,拿了把小风扇优哉游哉地吹风。更何况我还是他五年老粉欸,哇,简直都要被自己感动了,陈立农不多跟发哥互动一下,对得起我吗?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发哥刚好路过,尤长靖立即精神抖擞地坐起身,却只见自家老板跟没看见一样,相当刻意地转了个身,巧妙地绕开发哥走了。


尤长靖:“……”


他悻悻地又窝回躺椅中,在心里偷偷怪了陈立农几句“就很过分”,又忍不住心想,陈立农那句话讲得还蛮不错的,不知道假如套进文里,让他对发哥讲一下,会不会很甜?


CP脑重症患者鱿鱼丝说干就干,立即脑补起来,往想象中的场景放了个陈立农,又在旁边放了个阿发,两人相视一笑,陈立农深情款款地说:“发哥,你知道吗,以前都没有人认识我,我的身边就只有你了,谢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


阿发邪魅一笑,拿手指刮了下他的小脸蛋:“傻瓜,因为我爱你啊。”


“嘿嘿嘿嘿嘿嘿嘿。”场景外,尤长靖闷声狂笑,觉得还蛮OK,赶紧拿出手机记下脑洞。


他顺便又刷了下微博,发农两人都在拍戏期间,没有路透和探班,就没有多少新鲜糖,尤长靖微博首页一片寂静,连平时话最多的小花都没有发几条,估计在认真写文。尤长靖随便划拉两下,吃了几颗旧糖,再了解了一下时事热点,就没什么好看的了。


他坐在连一丝微风都没有的绿树下,突然感觉到深深的无聊。 


拍摄已经正式开始了,暂时没有能用到他的地方。左右也没事做,尤长靖干脆学着陈立农那样,把头往椅子上一靠,开始闭目养神。


这一靠,就直接靠了四五个小时。


于是等日落西沉,陈立农把戏份拍完,准备回位子上歇一会等后勤派饭的时候,就见自己那位助理正毫不客气地赖在了自己的专属大躺椅里面,睡得四仰八叉,一只脚搭着小冰箱,脑袋歪向一边,口水流出来往躺椅上印了个模模糊糊的心形。


陈立农无语地扯了下嘴角,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一句话:连流口水都是爱你的形状。


他本来想干脆利落地直接把尤长靖拍醒,但在身后人来人往而同时却又根本无人注意到这个角落的时候,陈立农突然有了别的主意。


派盒饭的人还没来,夕阳映得天空都是一片霞红,隐约有风轻抚而过,让树枝摇曳着晃出朦朦胧胧的叶影,夹带橙红光辉一起细碎洒落在尤长靖脸上,气氛与景象都好得一塌糊涂。陈立农放轻了脚步微微走近,在离椅子还有几步之遥时,悄无声息地停住,微微弯下腰,与躺椅上昏睡的人渐渐拉近了距离。


风在此刻好像也凝固了,陈立农脸上带有温柔笑意,目光专注地凝视着长靖,然后悄悄抬起手——


飞快地把手机拿了出来,给尤长靖拍了张高清无修饰的淳朴睡颜。


副导演走过来,招呼他们一起过去吃饭,尤长靖被喊声吵醒,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完全在状况外,陈立农见状,镇定又若无其事地收好手机。他抬脚,轻轻踢了尤长靖的小腿一下,“喂,睡醒没有,吃饭啦。”


尤长靖还半张着嘴,目光呆滞反应迟钝地看了他一眼,几秒后才完全苏醒,挣扎着从躺椅上坐起来:“我睡着了吗?!”


“我看你应该还有做梦。”陈立农没多少感情地笑了笑,“睡得好吗?你睡到太阳都要走了欸。”


尤长靖自知理亏,一句话不敢反驳,手忙脚乱地挣扎站起,跟在自己老板后面讨饭去了。


几个主要演员和导演围在一圈吃饭,小助理只能拿个小板凳坐在稍后的地方。尤长靖把饭盒打开,往里一看,果然又是鸡腿饭,只有两个鸡小腿那种。他默默在心中哀叹一声,认命地夹起其中一个鸡小腿准备用一丝肉就一大口饭时,坐在包围圈中央的陈立农突然转过身,把自己两只鸡小腿夹到了尤长靖饭盒里。


“这个好油,我吃菜就好。”他看也不看尤长靖,筷子翻飞,把尤长靖饭盒里几根青菜挑了过来。


“……老板!”尤长靖感动到不行了,要不是手上还捧着饭盒,他大概很想当场跟陈立农表演一个执手看泪眼,“呜呜呜你好伟大,这份精神真的,永远值得所有人学习!拍戏这么辛苦,作为助理,我却只能替你分担这一点点,我实在感到很惭愧……”


陈立农没反应过来,呆了几秒,愣愣地接下去说:“……我就是想跟你说一下,今晚记得替我拿……”


“没问题!”尤长靖什么不会,抢话拍他老板马屁倒是一流,“今晚我整个衣柜都给您搬空过来您看这样行吗?”


“行个屁嘞。”陈立农彻底无语,“我叫你记得给我拿哑铃!你是不是要替我把健身房搬过来?”


“……”尤长靖安分了,“对不起,这个不行。”


旁边的阿发偷听完了全过程,没忍住捂着嘴笑出声。他年龄已经偏大了,相对来说沉稳许多,在他眼里陈立农和尤长靖就是两个小孩,“你俩还真有意思。”


尤长靖眼睛一亮,激动地望向自己的偶像。陈立农在旁边看得一清二楚,有些不悦地皱了下眉,跟阿发说:“发哥别理他,他脑子有点毛病。”


尤长靖为了多听他们讲两句话,不惜疯狂点头。


阿发:“……”


阿发打了个哈哈,把话题避了过去:“我看你们关系不错吧,助理和演员关系处理好的话对事业帮助都很大。”


陈立农抢在尤长靖前面开口:“对啊,我跟他关系好到有同穿一条裤子这样。”


老板你怎么可以!!在发哥面前!!说这样的话!!!卑微的CP粉尤长靖暗地里捏紧了小拳头,疯狂画十字祈祷,发哥快吃醋一下,求求了。


阿发微笑:“哈哈,是吗,真好啊。”


比CPBE更悲惨的存在无异于当场看着CP在自己面前BE,尤长靖一口气憋着没上来差点窒息,在内心哭天喊地的,表面还要强颜欢笑:“呵呵呵……也没有啦,我和老板还是有保持很长一段距离的……”


陈立农夹了一块豆腐:“今天某人好像还有在我的躺椅上睡着,不知道哪家助理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阿发闻言,有些惊讶地看了尤长靖一眼,片刻过后,眼神中带上了一点欣慰,仿佛一个正在欣赏自己未来弟妹的好大哥。


“人家小孩累了吧。”阿发说,“长得还挺水灵的,做助理有些可惜了。”


陈立农:“……哥,他比我大。”


阿发和蔼温柔地多看了尤长靖一眼,说:“总不至于比我大吧?都是年轻人,你也对他好点。”


尤长靖呆若木鸡,脑子有点转不过弯。


他怎么好像,莫名其妙地,还成了这对CP的第三者似的呢??


不!不可能!发哥肯定只是在关心爱人亲戚家的孩子!


萌的西皮被正主拆开,自己还被强行拉郎进去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幸好这个话题没再进行下去,毕竟一个饭盒并不需要吃多久。吃饱饭休息一会后他们还要拍夜戏,尤长靖就趁这段时间打车回了陈立农家一趟,把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后,拖着行李箱上了车。


夜渐渐深了,城市的夜景光怪陆离,霓虹灯璀璨而闪耀。尤长靖坐在后座呼出一口气,活动了一下搬箱子搬到酸软的手臂,正要再做个体转运动时,兜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两下。


他拿出来看了眼,是微博特关通知,陈立农发了条新微博。尤长靖有些困惑,毕竟在拍戏期间陈立农是很少会发布信息的,他下意识皱起眉来,随手点开。


陈立农:哈哈哈哈哈哈[emoji]你们快看这个人,流口水都是爱我的形状耶[emoji]


高清大图逐渐刷出来,头顶还被贴了个标签:我的小助理。尤长靖看见自己睡到不省人事的傻瓜模样,缓缓握紧了愤怒的拳头,面色沉郁。


下面评论一溜下去都是整齐的一排哈哈哈哈哈哈哈,间或有几个尚存理智的小姐姐吹了句:农农的助理都这么好看的吗!但这并不能安慰到已经被彻底伤害了的尤长靖的心。


更过分的是,甜美小花第一时间冒了出来转发,还艾特了尤长靖:@鱿鱼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你快看农农的助理我笑到差点背过气怎么睡得这么祥和又滑稽的,我都从他脸上看到了四个大字:岁月静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尤长靖:“……………………”


他迅速点开微信:老板!!!!!你又做了些什么!!!!!!


陈立农估计在等戏期间,秒回了他一个:嗯?几秒后又发来一串数字,是尤长靖的银行卡号。


尤长靖本来哭诉了小一百字的话在看到这行数字后又立即被全部删除,他反应极快,手指翻飞语气正经,瞎掰随口就来:老板您真是拍的太好了,我分别从人像构图色调三方面来分析了一下这张照片,发现您的拍摄技术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层次,这张照片实在是太好看了,我从第一眼看见就深深地着迷,立即就把这张照片设置成了壁纸。


陈立农回复:好,要是被我看见不是壁纸的话,就扣一个月奖金。


尤长靖:“……”鱼哭了水知道,我哭了谁知道。


微博那边,甜美小花还在评论继续发表感言,说什么明明岁月静好但依然不忘流口水来表达爱意,怎么好像还挺甜的,尤长靖看了两眼,第一次觉得磕cp原来还能是一件这么让人不适的事情,给她回复:姐妹!!!你清醒一点!!!


哪知道可能是因为他太激动了,不小心把评论错按成转发,于是当陈立农心情很好地切成小号乱刷微博时,就见自己刚关注不久的鱿鱼丝太太刷出了一条新微博。


他顺便就点进鱿鱼丝微博首页去逛了一圈,成功注意到了那条花农美图。


陈立农挑眉,一边点开原博,一边心想这家伙究竟偷拍了多少张他们的照片?然而与他想象有所不同的是,评论并非抱图之类的话,反而全都是“感谢太太!!!!”“天啊好好吃啊啊啊啊啊”“求生欲很强了”这样的话。


陈立农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二话不说就把百度云中的文件给下了下来,细细翻阅,没看几行就极度抗拒地把整个文档直接销毁了。他咬牙切齿地微笑,给百度云页面截了个图,发给尤长靖:这是什么?


尤长靖惊醒:……糟糕,忘记删文了!!!!


他手心出满冷汗,微博评论也不回了,直接给陈立农发语音赔笑:“啊那个,因为、因为是之前写的啦……不要浪费对不对……”


陈立农冷酷无私:我早上说什么了?


“我错了老板!!”尤长靖按住语音,也不顾出租车司机还坐在前面了,强捏出哭腔装可怜,“真的是最后一篇,最后一篇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发四,我保证,我以我珍藏一年的花农私图立誓如有违背天打雷劈……”


陈立农把手机贴在耳边听了三遍语音,嘴角没忍住偷偷翘起。他假装深思熟虑的模样,在尤长靖对话框里正在输入了整整三分钟,把小助理折磨得就快要泪洒出租车时,才慢悠悠地输入了一行字:不扣奖金也行。


尤长靖狗腿地秒回:老板您说!


陈立农:以后每天,都要在鱿鱼丝这个微博上,发十条吹我的微博。


尤长靖:“……”这什么烂要求?


陈立农这个幼稚鬼笑到不行,还在微博截下了自己用尤长靖微博发的几条彩虹屁做模板,发到了微信对话框上。


陈立农:不少于20字,不能吹发哥,每天晚上零点我要验收。


尤长靖:…………


尤长靖:我还可以泳有别的选择吗,为什么要这样。


陈立农:不可以,我高兴。




TBC

评论 ( 53 )
热度 ( 789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