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看海,还不看开

老板很烂 1

明星农x助理尤,傻白甜OOC
轻松向,勿上升
除他们两个外其他人物均为虚构,没有原型啦


“齐鸫,你、你岂敢——!”

摄影棚中央,一位身着华装贵服的男人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踉踉跄跄地捂着胸口后退数步。在他面前,陈立农穿着夜行衣,脸上还蒙有面纱,轻蔑地眯着眼睛笑了笑。

“大人。”他将短剑毫不留情地从面前这人的体内拔出,随意挽了个剑花,把已被血彻底染红的剑身横在胸前,优雅地用布巾擦掉血色。“是您该清醒了,这贺城,可不是您一个人的天下呀。”

“好,卡!”导演翘着二郎腿,满意地挥手。身边稀稀落落传来工作人员的掌声,陈立农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毛巾,单手拽下闷热无比的面纱。

“演的不错哦。”旁边搭档演员懒洋洋地松懈下来,拍拍他的肩,露出和睦温柔的微笑。“今天大概能准时下班了。”

“你也是啊,哥。”陈立农胡乱用毛巾抹了下脸,抬头笑弯了眼睛,刚刚在戏中那狠毒阴霾的表演痕迹瞬间被一扫而空,他扬着嘴角,眼底的光倒好像比那太阳还灿烂几分。

“对了,哥,今晚还可以去找你对下戏吗?有一场我不是太能理解……”

“那当然,随时欢迎你啊。”

片场要准备下一幕戏的拍摄了,具体内容与他们无关。两个演员勾肩搭背慢悠悠地往化妆间走,不远处,一个人蹲坐在小马扎上,鬼鬼祟祟地探头去偷瞄那两个背影,脸上挂着越来越憋不住的兴奋笑容。

他举起手机,迅速拍下背影照片,点开微博私信栏。

鱿鱼丝:小甜!!!!我又有惊天大糖了,快来与我一起晕倒!!

甜美小花:什么??姐妹我爱你,速分享。

尤长靖闷闷笑起来,把刚拍下的照片给对方发了过去。他没等甜美小花的回复,发完就心急火燎地直接退出微博,打开备忘录,把刚刚自己偷看到的一幕飞快记录下来,并附加上各种添油加醋脑补出来的动作及情感。

尤长靖这个人,在饭圈中可以算是最特别的存在。

他是男粉,而且不是普通的男粉,他还是个喜欢腐cp的男粉。更不简单的是,他不仅喜欢,他还产粮,凭缓慢的更新速度,以及相当真实的剧情内容,竟也慢慢地在他们cp圈混成了一个知名度不低的文手。

而最夸张的是,他粉的对象,是自己的老板。

对没错,尤长靖是陈立农的助理,一直默默守在陈立农身边,做最苦的事,磕最真的糖。

他倒也从未对任何人公开过自己的身份,毕竟太过敏感。所以他连与自己最亲的饭圈姐妹也没说过,只是含糊表达了一下自己算是片场的工作人员,小姐妹被他三天两头的大糖冲晕头脑,也没怎么去怀疑,傻傻地就相信了他。

尤长靖嘿嘿笑着,点开另一个文档。他最近开的一篇文已经快更新到后期了,马上准备要写酱酱酿酿的情节,本来之前还愁想不到很好的切入点,结果今天两位正主立刻提供了新思路,一瞬间尤长靖简直才思泉涌,甚至顾不上自己还蹲在片场,手指噼里啪啦地就开始码新一章的内容,生怕忘记这种激情快乐的感觉。

然而他忘了,今天这场戏他们老板穿得只是夜行衣,一脱就脱下来了,而且基本也没怎么化妆,所以并不需要花多长时间下戏。

他背身对着片场,坐在小马扎上几乎把自己蜷成一只大虾,正要写到“陈立农衣服半褪,眼眸泛起水光,被握住手腕强行压到头顶这样那样……”的时候,从头顶突然响起一声“你在干嘛?”,其口音及声调的熟悉程度,让尤长靖仿佛被惊雷劈中,肩膀猛地一震,手机没抓稳,残忍地旋转一周半砸到了地上。

清洗完回来的陈立农发尖上还滴着水,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伸手去替他捡手机。

尤长靖反应过来,大惊失色,饿狼扑食般想去捡回来,结果还是慢一步——陈立农手长脚长,轻轻松松就赶在他前面把手机捞到了手。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手机还亮着屏,边角处被坚硬的水泥地磕出两条裂缝。陈立农抢到后就敏捷地后退了几步,似笑非笑地盯着尤长靖看。尤长靖敢往地上扑,却不敢往自己老板身上扑,嘴角不安地抿成了一条线,有苦难言。

“虽然说你这个手机是该换了。”陈立农说着,慢悠悠地低下头,往手机上看了一眼。“但你也不至于怎么对它这么坏……吧……”

幽幽泛着白光的屏幕内,未打完的一行“陈立农xxx x,阿发xxx”的字眼,刺目又震撼地出现在他眼底。

陈立农:“……………………”

陈立农气笑了,举起手机把屏幕面向尤长靖:“你解释一下?”

尤长靖二话不说,直接九十度鞠躬:“老板我错了!”

陈立农哼了一声:“不原谅!”

他衣角飘飘地大步走到自己的躺椅上坐下来,大咧咧地翘起二郎腿,其姿势狂放程度可以看出来心情并不怎么舒适。另一边,尤长靖大气不敢出,又委屈又害怕地小碎步跟在他身后,双手交握在身前低着头,像个可怜兮兮的小媳妇。

陈立农虽然震惊,还是没忍住拿手机多看了两眼,越看越不堪入目。他面无表情,说:“所以你平时总拿着手机敲敲打打的,就是在写这些东西?”

尤长靖不敢说话,心如死灰,唯唯诺诺地点头。

陈立农深呼吸一口气,又看了两眼,捂住心脏:“你写就算了,你……”

“你还写我在下面?”

“尤长靖,我平时待你不薄吧。”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子的形象喔?”

“你是不是跟我有仇,你老实讲,我不怪你,好吗。”

“不是…我真的错了啦,老板。”尤长靖快哭了,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及近距离吃糖生涯即将走到尾声,人生都变灰暗了许多。“我就…我就,写着玩。”

写着玩?陈立农看了一眼标题后方的第三十五章,不置可否。

他现在在拍的这部戏是古装剧,他做男一,而男二就在刚刚那场戏上被他亲手捅伤。男二虽然是男二,但资历比他要高上不少,是他在娱乐圈中关系比较亲近的前辈,叫阿发,大家都亲切地唤他一声,发哥。

而尤长靖现在写的这篇文,他随手划拉了两下看了看前面部分,虽然没看完整,但大致都能猜出来自己和发哥在进行这些酱酱酿酿的事之前,究竟发生过多么曲折动人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了。

陈立农想了想,突然问尤长靖:“我们这对火吗?”

“啊?”尤长靖本来都已经思考到今后何去何从了,现在突然听到这样一个问题,顿时呆住,愣愣地回答,“……还好。”

陈立农又说:“那你写这么多,也蛮出名的咯?”

尤长靖有些摸不着头脑,迷迷糊糊的,“不,不算吧……”

陈立农怒了,猛拍椅子把手:“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写了这么久,竟然还不出名!你还写我在下面!尤长靖!”

尤长靖下意识一个激灵:“到!”

“给我去买奶茶!”

“喔…”

尤长靖蔫巴巴地转身,手机还被陈立农捏在手里,却不敢要回。他往前走了几步,没有老板在面前,胆子瞬间就上来了,嘀嘀咕咕地在心中埋怨,也不想想自己有多难伺候,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的,哪有时间写文嘛,真是的。

然后又想到甜美小花,微博还没有回复她,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是永别,他对不起他的姐妹。甜美小花是花(发)农圈的写文大手,日更四千不停歇,高质又高速,永远奔波在磕cp的第一线。他俩好起来的机遇也很奇怪,就是尤长靖打游戏的时候,取了个名字叫农的花,结果竟然与一个叫花的农的妹子奇妙相碰了。

两个人还在敌对,一见面就疯狂互殴,战斗结束后花的农迅速发来好友申请,他们互相试探了几百回合,终于双双掉马,尤长靖看见甜美小花这个ID,差点激动到飚眼泪。

他给甜美小花发了接近八百字私信:太太!!!!我好喜欢你!!!太佩服了您可真的会写!!!!我每天看您的文看到如痴如醉废寝忘食夜不能寐失魂落魄!!!!!

甜美小花安静了三分钟,给他回复了三个字:不敢当。

尤长靖还在激动之中,头脑一热,就给她发了数十张自己私家珍藏的偷拍图。

甜美小花震惊了,甜美小花这次迅速回复:姐妹,拉勾上吊,我们两个花农粉的情谊一百年不许变。

尤长靖说:只要太太更新稳定,糖大大滴有。

甜美小花:我要和你私定终身。

后来,隔几天送一次糖几乎快成为他们固定的交流方式。每次尤长靖发完时,甜美小花总要与他交流个两三百句才肯罢休去更新,这次也不意外,所以当陈立农再次低头看手机时,就见到屏幕左上角一个微博的标识闪了无数遍,相当刷存在感。

对了,还要去他微博看看才行。陈立农想着,随手点开私信通知。

甜美小花:我的天啊!!!!oh my god,我服了,这是真实的吗,你快看发哥的手

甜美小花:都快摸到屁股了啊!!!!四舍五入,孩子都有了!!!!!

陈立农点开那张照片,看了眼阿发分明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沉默。

甜美小花:嘤嘤嘤,小陈哥哥的腰好细哦,站在我们发哥旁边,简直小鸟依人。

陈立农惊得嘴巴都咧歪了,急忙又点开照片看了一眼,想到那个形容词,一阵恶寒。

他怕是未来一周都无法与发哥一起走了,实在克服不了小鸟依人这个阴影。

甜美小花还在发:他们这身衣服也好配,我有脑洞了,阁主与暗卫,最忠实的手下……姐妹?你人呢?

甜美小花:小鱿?码字去了吗?

陈立农冷笑一声,果断给她回复。

鱿鱼丝:不,我突然想通了一件事

甜美小花:?

鱿鱼丝:我发现了,原来,由始至终我最爱的

鱿鱼丝:都只有陈立农一个人,陈立农太帅了!又高又man!我好爱他!我不能接受让他在下面!

甜美小花:。。。

鱿鱼丝:我不磕cp了,对不起,从今天起我转唯粉,我只爱陈立农,我要为他生孩子。

甜美小花:姐妹,醒醒啊,天气太热,已经把你的脑子都热融化了吗?快听听我说的吧!!!

陈立农无声笑了笑,玩味地摸了摸鼻子。尤长靖去有一段时间了,估摸着也快要回来,他没再跟这个人瞎扯,面不改色地又回了一句。

鱿鱼丝:不跟你讲啦,我要去给宝贝农农轮博表白咯,爱你么么哒。

甜美小花:偶尔也听听真话!!!不要走啊!!!鱿鱼丝!!!!!

陈立农看也没看,直接退出私信。他点进尤长靖微博首页,出乎意料的是,除了更新的cp文外,倒也没什么多余的内容,就偶尔有一两条吹捧他和发哥颜值的微博。

他思考半晌,点进自己超话,选了自认为照片最好看的一条,按下转发,并且附上一句自己平时早都看腻的彩虹屁,简直信手拈来。

鱿鱼丝:陈立农,说星星好看的人一定没有看过你的眼睛,神的爱情从希腊开始,我的爱情从你开始。

尤长靖微博经营了一年,怎么说也有小三千粉,刚转发不久就有人回复了,说这不太像鱿鱼丝太太平时的语气呢。陈立农充耳不闻,当没看见,接二连三又多转发了几条,然后才满意地点回尤长靖微博首页,赫然已经被清洗成了伪陈立农唯粉的模样。

尤长靖的置顶直接是一张发哥和他的合照,陈立农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干脆顺便给他把置顶也换了,换上自己一张自拍,并配字陈立农♡日夜想你。

尤长靖买好奶茶,急匆匆地提着赶回来。陈立农余光瞥见了那熟悉的身影,急忙退出了微博,把屏幕按掉,装若无其事地慢悠悠将手机反扣到旁边的便携小桌子上。

“今天的没要糖,副导演说接下来你的体型都要严格控制。”尤长靖回到椅子旁边,把奶茶从袋子里拿了出来,给他插上吸管。

“啊?”小孩子口味的大明星瞬间苦了脸,瘪着嘴接过奶茶杯,“那我还不如直接喝冰红茶咧。”

“饮料糖分热量也很高啊,不可以喔。”尤长靖装一脸严肃,心中暗爽。他守在旁边,看陈立农不爽地咬着吸管吸无糖奶茶,一边拿出手机刷微博,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机已经刑满释放被扔到一边,顿时心潮翻涌,趁陈立农不注意,迅速从背后将手机抽走。

但之后也没更多时间去看了,因为陈立农拍完戏时已经接近午后,接下来还要去跟投资商吃个饭,吃完饭要回公司商量一下新歌录制日期,这些行程尤长靖通通都要跟着陈立农一起去,既服务又善后。

他是陈立农的私人助理,只有很少一部分工资是经纪公司发的,最主要的收入基本要看陈立农心情。所以每次这种时候他都得鞍前马后地,又拿东西又挡记者,还得看着不让陈立农吃多,幸好他最近没怎么减肥,身体分量又重了一些,勉强能撑住这种高压的工作量,但等他回到宿舍时,再怎么强壮,依旧是累到快要浑身散架了。

尤长靖随便冲了个澡,生无可恋地躺到床上。这一忙就忙到夜晚十一点,这段时间他都没来得及拿手机,这会才有空上微博看一眼。

微博未读消息很多,接近几百条。尤长靖有些心惊,还以为是又爆出什么大糖来了,甜美小花给他疯狂嚎叫了这么多。结果点开私信,甜美小花只发了两三条,分别是。

甜美小花:你是说真的吗?

甜美小花:以后也不更新了?

甜美小花:行,我尊重你的决定。

尤长靖目瞪口呆了三秒,将页面往上划,越划手指越僵硬,越划心就越冰冷。

他急冲冲退出去,又点开通知看了一眼,看见基本是评论自己微博的。尤长靖顿时满脑子都是不祥的预感,颤抖着双手点开自己主页,才看见置顶第一条,就当场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了。

他给陈立农发微信:老板!!!!你都做了些什么!!!!

陈立农估计已经睡了,老半天没回复他,于是他转身又去找甜美小花,急得抓耳挠腮,也没想到究竟该怎么解释好,最后回复了条。

鱿鱼丝:我错了啊!!!太太!!!!不是这样的!!!

鱿鱼丝:明天我就更新了!!!都是假的!!!当做一场梦好吗!!!!

甜美小花:好的,只要你更新,明天我俩还是好姐妹。

鱿鱼丝:没问题,定不辱使命。

尤长靖被陈立农气个半死,还有苦不能说,只能憋着一口气。他知道这些微博都是陈立农给他发的,也知道现在自己的微博名字已经暴露了,一条都不敢删,只能深思熟虑良久,把置顶修改了一下。

鱿鱼丝:陈立农♡日夜想你  阿发♡日夜爱你[陈立农自拍][阿发自拍]

他深吸一口气,也懒得去回复底下那些评论了,点开文档暴雨狂风般地码字,一写就写到半夜三点,差点要猝死。

临睡前,他把手机放到床头,舒舒服服躺进被窝,想到今天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还是有点想哭。

或许这就是报应吧,这一天的倒霉事,都是他近距离磕了一年糖的报应。

尤长靖可怜兮兮地抹了下脸,长叹口气,慢慢闭上眼睛。

报应就报应吧,糖还是要磕的。


-

tbc
或许我还是适合写傻屌文学

评论 ( 79 )
热度 ( 1013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