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看海,还不看开

芒果树下

现实架空,流水账式短篇,内容有点无聊,混个更新(……)
BGM:恶作剧,因为写着写着的时候突然发现歌词蛮契合的
OOC勿上升



尤长靖坐在收银台后。晚霞透过门帘洒了一星半点进来,染红了桌上的记账本,手机正放在一边充电,他目光放空地盯着桌面看了一会,拉开零钱柜,开始点起里面为数不多的硬币。

一块、两块、三块……

门口感应自动响起了一声欢迎光临,尤长靖头也没抬,只用眼角余光轻飘飘扫了一眼,扫到一个穿篮球服的高个子男生,大概是隔壁大学刚打完球过来买饮料的。他没放在心上,眼皮懒洋洋地又耷拉了回去。

四块、五块、六块……

“你好。”

尤长靖抬头。刚刚那个高个子男生很快又走了回来,鬓角边还流着汗,一双眼睛星星亮亮,把手中一盒包装相当粉嫩的草莓牛奶放到了桌面上。

感觉有点反差萌。尤长靖在心里偷偷地想,表面上还装泰然自若地把草莓牛奶接过来扫了下条形码,价钱随即出现在机器显示屏上。

男生手上还抱着篮球,这会要先将篮球放到地上,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开微信来支付,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不过尤长靖也不着急,反正店里没别的客人,他就一直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模样,安安静静等着男生扫好了码,然后支付完毕。

电脑弹出收款提示,男生弯腰抱起篮球,转身出去的时候,尤长靖一眼望见那黑红的篮球服背后,印着大大两个字:农农。

他微微一怔,觉得有点好笑,这男生明明长得人高马大,颜值看起来也接近系草级别,喜欢喝草莓牛奶就算了,怎么还能被叫农农的,好gay喔……

尤长靖摇摇头,重新坐到了椅子上,点着剩余的硬币。放在一边的手机默不作声地亮了下屏幕,提示收到一条来自公众号的信息。

标题叫,背后说人闲话,最后往往可能应验到自己身上。



第二天,又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

尤长靖背靠着货架,手有一下没一下地锤着大腿。天气还不算很热,店里没有开空调,有晚风轻轻吹拂进来,尤长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嘴还半张着,门口就进来一个人。

他急忙收敛好自己不算太得体的表情,把身子坐正。机械女音道了句欢迎光临,昨天刚见过的那个男生又走了进来,只是这次他换下了一身篮球服,转而背上了大吉他。

尤长靖用略带好奇的探究眼神默默注视着男生从他面前经过,后脑勺还呆呆地翘着一戳乱发。男生这次拿了两盒草莓牛奶,转身时,和一直偷窥他的收银员尤长靖对了下眼,尤长靖急忙欲盖弥彰地移开视线。

叫农农的男生没有在意,三两步走回收银台前,准备付款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说:“那个……”

“以后这种牛奶可不可以多进货?我会来买的。”

尤长靖顿了一下,面不改色地扫好价钱,才开口道:“喔,我们每天都有进货的,你放心。”

男生很不好意思地抿着嘴笑了两下,边点头,看起来有些腼腆。他拿出手机,飞快地又扫好了码付款,由于他一直低着头的缘故,尤长靖不经意间瞄到了他微信的个人页面,于是看见了叫超级农农的微信名。

他又刷新了对面前这个人的认知,面色变得有些怪异。

超级农农提起装好了两盒草莓牛奶的塑料袋,腰板一直,身高瞬间极具压迫感。尤长靖顿时不敢再盯着人家看,好像多看几眼就要有危险的样子,等他快走出门才谨慎地坐回原位,伸手去拿手机,然后看到收银桌上多了一张卡。

他满腹狐疑地取过来,发现是隔壁大学的校卡,正面印着学校大门,背面……背面有刚刚那位男生笑得极灿烂的证件照。

而名字一栏写着陈立农,尤长靖把这名字在心里默默念了两遍,突然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然后把卡放回到一边。

陈立农,两米高的农农?爱喝草莓牛奶的超级农农?

他十分没良心地在背后把人一整个调侃了一遍,捂着嘴笑个不停,待缓下来时,才在心里又回想了一下陈立农的样貌,然后想。

欸,好像还挺可爱的。



第三天一早,尤长靖刚打开门锁的时候,陈立农就来了。

小男生大概还刚睡醒,发型也没来得及整理,乱糟糟地顶在头上,下面还踩着一双拖鞋。他见了尤长靖,眼睛顿时一亮,急冲冲跑上前,手长脚长莽莽撞撞地过来,好像一只瞧见食物的急躁大狗。

尤长靖吓得赶紧往旁边躲了一下,看着陈立农在他面前急刹车,然后弯了下腰,结结巴巴道:“那、那个……您昨天有没有捡到一张卡?”

“喔。”尤长靖一拍脑袋,把门推开。“对,在我这里啦。”

“啊太好了!”

陈立农顿时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如释重负的模样,傻乎乎地伸手把头发抓得更乱。尤长靖偷瞄他一眼,没说话,走进收银台里把收好的校卡还给了他。

“谢谢老板!”陈立农接过来后立即鞠了接近九十度躬。尤长靖小腿一抖,差点以为自己给的不是校卡而是一万块红包,心情有点复杂。

他摆摆手,轻声道了句没事,然后转身开始捣鼓起货品。陈立农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往冰箱那边走去,尤长靖暗地里注意着他,默默在心里想,大概今天也是草莓牛奶——

一分钟后,陈立农逛了一圈回来,手上拿着草莓牛奶及香肠。

尤长靖没忍住弯了下嘴角,看大学生珍惜地把牛奶盒子平放到收银台。牛奶很冰,刚接触到外面空气,纸盒上已经冒出了一层水雾,尤长靖瞥了眼显然也不怎么卫生的包装式香肠,在心里默默感叹一句当代大学生对自己健康的不重视,竟然要大早上喝冰牛奶。

他翻了翻旁边的冷藏柜,不知怎么的,难得想多嘴一句:“欸同学,我这里有面包喔,要不要热一下当早餐?”

陈立农一愣,反应了几秒,欣喜若狂地点头。

他小跑着回去放好香肠,又乐呵呵地三两步蹦回来,看尤长靖从急冻箱拿出速食品,摸了摸头道:“我其实刚刚就想问有没有热的东西欸,但看你在忙,没好意思。”

“怎么会不好意思。”尤长靖失笑,“我要做生意啊,你想要我肯定会弄的。”

陈立农又很腼腆地笑了起来,把牛奶插上了吸管,站在烤箱旁边等边嘬。大清早的便利店很少有人,初夏微凉又平静的空气透着清新感,和面前这个少年十分相配,尤长靖用夹子把烤好的面包取出来放进纸袋,递过去之前,看陈立农面善又乖巧的样子,没忍住打趣了他一句:“你好喜欢喝草莓牛奶喔?”

“对啊。”陈立农爽朗地笑弯了眼,“超甜的。”

送走今天店里的第一位顾客后,尤长靖记了账,自己拿了个面包坐到小木凳上面啃。有小鸟落到店门口的芒果树,踩着树枝叽叽喳喳地叫,尤长靖托着下巴,有些出神地盯着门口看了一会,突然想。

明天他会什么时候来呢?



第四天,烈日当头,尤长靖给自己拿了瓶冰咖啡,正准备装一碗关东煮做午餐的时候,陈立农顶着一身汗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

今天小男生穿的是一件灰色衬衫,后背一整片都被打湿了,显出较深的颜色紧贴皮肤,鼻梁上还架着眼镜,看起来挺斯文。尤长靖咬了一口鱼丸,默默注视着陈立农用手背擦着汗走到他面前,眼神好像还有点羡慕。

陈立农咽了下口水,说:“真好哦,老板,你想吃什么东西都是直接吃店里的吗?”

尤长靖无言以对,有些害臊,因为这话问得好像他有偷吃很多:“要看情况啦!这是什么鬼问题…今天也要买草莓牛奶吗?”

“今天啊,今天…”陈立农转了两下头,目光粗略地扫过冰箱及货架,最后还是落到了眼前的锅上。

“今天我想吃关东煮。”

尤长靖店里没有吃东西的座位,陈立农最终用两碗关东煮换来了店里第二把小木凳的使用权。关东煮和草莓牛奶味道不太相配,他因此换成了冰可乐,在呼呼吹着冷风的空调底下,和尤长靖腿靠腿地共进了一顿简陋的午餐。

离开之前,陈立农推了下眼镜,笑得直咧开嘴。

他说:“饭堂好热,明天我还能来蹭空调吗?”

尤长靖皱着鼻子,朝他挥挥手:“买东西就可以啦,顾客是上帝。”



于是第五天的时候,上帝降临小店,自己亲自带了便当。

“这个鸡蛋超好吃!”陈立农一屁股坐到尤长靖身旁,兴致勃勃地揭开盖子。尤长靖今天给自己点了外卖,已经吃到一半,闻见香味,还是没忍住蠢蠢欲动地瞄过去一眼。

“给你一半。”陈立农头也不抬,用筷子分开鸡蛋,夹了半块塞进尤长靖饭盒里。

这是什么意思?尤长靖难以揣度地皱了皱眉,迟疑地盯着那半块鸡蛋看了几秒,最后还是决定善意提醒一下陈立农:“你还没买东西。”

“这个不可以抵吗?”陈立农无辜地眨眨眼睛。

“可以个屁啦!我还给你!”

“那给一整个呢?”

“十个都不可以!”

“知道了啦,我逗你的。”陈立农乐不可支地笑弯了腰,把便当放到桌上,跑到冰柜旁边拿了两盒草莓牛奶。

“请你喝。”他把另一盒草莓牛奶放到尤长靖手边,目光诚挚地轻轻眯了下眼睛。“但是这个鸡蛋真的有很好吃,你快试一下啦。”

尤长靖咬了一口,陈立农给他吃的是鸡蛋卷,里面大概还加了一点牛奶,味道很香甜。他抬了下眼,陈立农正期待地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看,他觉得有点无奈又好笑,不得不还是迁就地边吃边朝陈立农比了个大拇指。

“我就说味道有很赞吧?”陈立农邀功似的歪歪脑袋。

“是啦是啦。”尤长靖说,同时转身毅然决然准备去尝试一下陈立农同学最爱的草莓牛奶。他插上吸管,心中忐忑地轻轻嘬了一小口,然后难以言喻地抿起了嘴。

太甜了,果然是小孩子口味。



后来几天,陈立农都有到便利店准时报道。

有时是中午时刻,他打着蹭空调吃饭的名义来,总要坐到尤长靖旁边。尤长靖还为此给店里多进了一些便当鸡翅热狗之类的,方便他的上帝来时可以加一下餐,为店里多增一点收入。

偶尔又会是下午,陈立农打完球,抑或是到乐队练完歌时,会到便利店里,买好多盒草莓牛奶。

有一天他还和尤长靖一起看了场球。电视机挂在便利店角落,他们一个喝草莓牛奶一个喝冰咖啡,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紧张局势,有客人进来的时候,刚巧那边进了一个球,陈立农立即兴奋得举着粉色牛奶盒振臂高呼,把客人吓得后退半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尤长靖连连弯腰道歉,陈立农在旁边傻乐,结果换来收银员气恼的一拳。

“你快回去啦。”尤长靖叉着腰,对赖在他店里快一个下午的大学生没好气地说,“都不用上课的吗?”

“啊我还想看欸。”陈立农委屈了,皱着鼻子撒娇,抓住尤长靖的手晃来晃去,把尤长靖晃出一身鸡皮疙瘩。

尤长靖把白眼快翻上天,眼睛绕着店里转了一圈,突然定格在被陈立农放在一边的吉他上。

他说:“你很会唱歌吗?”

陈立农想了想:“也还好吧,算蛮会的。”

“那你给我弹一首吧。”尤长靖坐回椅子上,期待地搓了搓手掌。“我以前也超喜欢唱歌的,这样,你给我唱一首,我就同意让你继续待在这里啦。”

电视上开始插播广告,空调机单调地发出轰鸣,店里走掉了最后一个客人。陈立农低头,吉他就在脚边,他犹豫了一下,说:“那我只唱两三句喔。”

“也可以啦。”

清瘦帅气的少年单手把吉他提了起来,架到腿上。他随意拨动了两下琴弦,尤长靖正襟危坐,认认真真地注视着面前这人,心中滋味有些繁杂,可能是因为现在的画面激起了当初他大学时代时同样苦练唱歌的记忆。

陈立农目光放空到前方,终于开始弹出来一段旋律,并随之轻轻哼唱。他盯着门外的芒果树看了一会,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将视线移到了尤长靖脸上。

“我找不到很好的原因,去阻挡这一切的亲密…”

“这感觉太奇异,我抱歉不能说明。”

……

尤长靖脸突然有点红,这都要怪小男生的眼神实在太过专注而深情,带着容易让人信以为真的魔力。他不得不率先避开了陈立农的注视,欲盖弥彰地垂了眼。

陈立农最后果然是只唱了几句就停了下来,还故意清了清嗓子。尤长靖其实心里有些尴尬,因现在气氛实在是太过奇怪,他却又不好说出来,只能硬着头皮地给陈立农鼓了两下掌。

“那我可以继续看球了吗?”陈立农不忘目的。

“…你随便看。”

后来陈立农走之前,在店里搜刮了一大堆零食,尤长靖光是点货就点了半天,给他装了整整两大袋子,瞪目结舌地问:“你吃得了这么多喔?”

“又不是只有我吃。”陈立农耸了耸肩,给他眨眨眼。“明天也要等我喔。”

“我开我的店,什么叫等你啦。”

陈立农只笑着不说话,提起两大袋零食及一个大吉他出了便利店的门,迎着夜色与芒果树擦肩,嘴上好似在轻轻哼唱。

“我想我会开始想念你,可是我刚刚才遇见了你。”



第十天的时候,到了周末。

陈立农一天都没有来,天空渐渐被黑暗的夜色填满,尤长靖坐在收银台后,看着摆满货架的便利店,第一次觉得店里有点空。

他给自己拆了一包薯片,边吃边想,昨天那家伙买了这么多,大概够吃好几天了吧。

所以应该都不会来了。

他抿了抿嘴,本来这只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无端端的就是有一丁点失落,有点像小时候好不容易找到玩伴,玩伴又突然离开了的时候那种空荡荡的心情。

但很快尤长靖又释怀了,还觉得自己可能是喝了小孩子口味的草莓牛奶,才会突然变得这么幼稚。客人没来光顾本来就很正常啊,来了还得花钱,他在期待个什么东西。

尤长靖捏着薯片袋两角晃了晃,准备提起来往嘴里倒的时候,玻璃门却突然沉沉地被推开。

电子闹铃时间跳到了22:00,机械的欢迎光临回荡在安静的店内,陈立农走了进来,清澈干净的目光定在他身上。

尤长靖愣了一会,手还呆呆地举在半空,下意识寒暄了句:“今天这么晚?”

“是啊。”陈立农笑眯眯地点了下头,“突然想喝草莓牛奶。”

他拿了一盒,照常到收银台那边付款。今天陈立农话有点少,本身大学校园附近的路段就安静,尤长靖店里又只有他们俩,除了机器的声音再无其他杂音,他们不知为何都默契十足没有开口,不作声地完成了整段交易。

陈立农临走之前又对他笑了一下,好像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开口,转身出了门。尤长靖伸了个懒腰,便利店晚上不开,他要准备收拾收拾关店了,坐了一天腰酸背痛,他拽着自己的手拉伸,弯腰的时候,突然看见桌上留着一张纸条。

尤长靖拿起来看,一眼就认出这是昨天他给陈立农开出来的小票,零食名称排出了长长的一列。只是,与昨天不同的时候,今天这张小票被用红笔精心地圈出来了三个字,是:喜欢你。

最底下还有极小的一小排字,有点像手机号码。

尤长靖脑袋轰的一声,耳根瞬间变得通红。他手足无措地揪着纸条呆了几秒,第一反应是先塞进抽屉里用几本书紧紧压住,但抽屉拉开一半,他突然又有点不舍得,干脆把小票折了好几下,只剩最底那一条手机号码,然后认认真真地把号码收进了联系人里。

然后他将这一小卷纸塞进了键盘底下,默默捂了下心脏。

真是小孩子口味,他突然也有点想喝草莓牛奶。



十一天的时候,陈立农若无其事地又进了便利店。

便利店今天难得放着音乐,虽然放的是各种英语歌。陈立农随节奏晃了下脑袋,目光下意识就往收银台那边扫,却惊讶地发现尤长靖并没有在里面。

角落货架传来箱子搬动的声音,陈立农往那边走了两步,然后看见尤长靖果然在那里,正掂着脚,隔着略高的货架遥遥望了他一眼。大概见到是熟人,尤长靖很快又把头低了下去,软着声音说:“等一下。”

陈立农没等,径直晃到了尤长靖身后围观:“你在干嘛呀?”

“摆东西啊。”尤长靖从箱子里抱出货品,仔细地一一摆放到货架中。“不然你以为零食会自己跑到架子上喔。”

陈立农笑出了声,自告奋勇来帮忙。以往高一点的货架尤长靖都摆得有点辛苦,这次有看起来快两米高的大学生做免费劳工,他的工作很快就完成了,捏着有些酸痛的手臂,把陈立农赶回了收银台前。

“谢谢你喔。”他低着头,话说的有点漫不经心,“今天的牛奶请你喝吧。”

“那怎么可以,我还是要自己买啦。”陈立农也不像客套,义正言辞地就拒绝了,自己跑去拿了盒牛奶,坚持要扫码付款。

但在等待网络反应的时候,他偷瞄了一下尤长靖,假装顺带一提地说:“不过,你什么时候加我微信?”

尤长靖哽了几秒,含含糊糊地应着:“喔,待会就加啦。”

耳根又有点烫,不知道有没有被陈立农看见,总之小男生表现的那叫一个自然,好像只是问了尤长靖一句今天有没有吃饭一样,开朗地笑眯了眼嘴角上扬。

他推开门,站在风力强劲的空调底下,任由头发被吹得乱七八糟,回头向尤长靖挥了挥手。

“等你喔。”

门外是阳光明媚的夏日,陈立农灿烂地笑着往前一步踏进金色光辉里,恍惚间,尤长靖感觉陈立农好像就是夏天。



周末过去了,陈立农又开始在午饭时间来蹭空调。

昨天傍晚的时候尤长靖加了超级农农的微信,帅哥果然就是帅哥,连头像都是自己的照片,尤长靖点开大图来看了几秒,表面上在不屑地吐槽,手指却相当违心地按在屏幕上,保存了图片。

他翻了下陈立农的朋友圈,陈立农话还挺多的,没有设置权限,他拉了两下都没翻到头,只好作罢,结果刚退出页面,就看见陈立农给他发了句:你在看我朋友圈吗?

尤长靖吓一跳,有种做坏事被抓个正着的错觉,过了好久才回复:看了几眼。

陈立农发了个手舞足蹈的表情,脑回路跳跃极快地又说:我明天想吃鸡翅。

尤长靖回:好的,多吃一点喔,长身体。

反正他能赚钱,当然希望陈立农多吃一点。而陈立农哈哈了几句,没再说别的,直接道了晚安,然后到第二天中午,顶着大太阳如约来到便利店。

他又自带了便当,只是这次没有鸡蛋,只有青菜,加上便利店提前烤好的两只鸡翅。尤长靖吃着饭盒,空调要检修,这次店里没有冷风吹了,头顶只有一架摇摇曳曳的风扇,陈立农白来一趟。

他本来汗就很多,夏天中午更是闷热,他一边吃饭一边流汗,额头以及脖子后面都贴了纸巾,眯着眼苦不堪言:“没空调,你怎么不早说啦。”

尤长靖倒是挺悠闲的,心静自然凉,他端坐在椅子上,整个人清清爽爽,抬了下眼理直气壮地说:“你自己讲要吃鸡翅的嘛。”

便利店门口的芒果树开花了,树影随风在阳光下舞动。便利店的门大开着,有热风卷着芒果树的花香吹进室内,陈立农吃干净最后一勺饭,刚好就闻到这样一股味道,没忍住皱了下鼻子。

他哀叹:“啊,好难闻喔,这是什么味道。”

“难闻吗?”尤长靖举着把扇子嗅了嗅,倒没什么感觉,往门外看了一眼,“是花香啦,还好吧,挺好闻的啊。”

“不行啦我好讨厌。”陈立农直接把鼻子都给捏住了,拿着饭盒和草莓牛奶落荒而逃,走之前还不忘说一句:“明天要告诉我空调修好没!”

这样狼狈的陈立农,尤长靖还是第一次见,没忍住乐得眉开眼笑,还认真地把头探到收银台外面多嗅了两下。

臭吗?他心想,明明还挺清新的啊,像夏天才有的独特花香,丝丝凉凉地浸润进鼻腔里。

更何况,还有点像陈立农身上的味道。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他收拾好店里的东西,走出门外,准备锁上门锁。夜晚的小路一片寂静,只有头顶幽幽亮着一盏小灯,尤长靖拔出钥匙,往后退的时候,脚跟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他回头,一只青绿的芒果在脚边,慢吞吞地滚了几圈。

尤长靖眨了眨眼睛,拿出手机来,给小芒果拍了张照片,发给陈立农,并附字:你看你今天嫌弃人家,芒果都伤心了。

陈立农发来一串省略号,然后说:对不起,我明天亲自到树下给他道歉。

可到了明天,陈立农却并没有来。

空调在当晚已经修好了,便利店重新关上了门,彻底把芒果花香隔绝在外。今天的草莓牛奶销量为零,尤长靖拿起手机又看了一眼,微信始终没进来半条消息,放在一边的电子钟终于跳到了23:00,他默不作声地盯着玻璃门看了半晌,最后还是缓缓叹了口气,站起身。

锁门的时候,他回头,树下又多了两只青绿色的小芒果,头靠头静静地躺在路面上。尤长靖给它们拍了张照,往陈立农对话框发过去,这次他说:你没有来,芒果都掉下三只了。

对话框前一句话还停留在早上他跟陈立农说空调修好了的时候,而这一次,陈立农依旧没有回复。

尤长靖放下手机,望着两颗芒果,莫名有些怅然。



隔天一早的时候,尤长靖睡在床上,突然被热热闹闹响起来的手机铃声吵醒。他隔着眼罩迷茫地揉了下脸,伸手把差点要震下柜子的手机给摸了过来,睡眼惺忪地翻开眼罩看了一下,发现竟然是陈立农给他打来的电话。

他清醒了大半,内心有些忐忑,接了电话放到耳边,安静了一晚的嗓子起初还没能说出话,陈立农就先急躁地抢了开口。

他喊:“长靖!不好意思啦,我昨天突然生病了欸,可能是上课的时候空调吹太猛了,发高烧!我现在在医院啦,不是故意不去的。”

尤长靖听得心都悬了起来,哪还管他失没失约,一边起床一边问了医院地址,急急忙忙地就出了门。

他先回了店里一趟,再赶到医院里,陈立农显然还没好透,靠坐在病床上手还打着点滴。尤长靖提着塑料袋小心翼翼地走近,而陈立农一看见他,还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乐呵呵地挥手:“你来看我喔?我好开心。”

“开心个鬼。”尤长靖瞪了他一眼,将塑料袋放到床头柜子上。“让你不要吹那么多空调的,你家人呢?”

陈立农摇摇头,说:“小病啦,我自己就OK。”他看尤长靖脸有些黑下来,顿时感到心虚,赶紧先转移了话题,伸手去揪塑料袋:“给我带了什么?牛奶吗?”

“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喝。”

“怎么不能喝,它就是我的力量啊!对了医院便当好难吃喔,你可不可以……“

“知道了啦。”尤长靖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只能替生病的笨蛋装了一杯热水,塞到他手里。

“大早上不许喝冰牛奶,我先回店里,中午再来看你喔,你要记得有事就叫护士知道吗?”

陈立农不停傻乐,说:“你好像我妈喔。”

“你废话好多!好好休息啦!”

尤长靖脸又有点红,看不出是生气还是因为天气太热,总之他不会承认自己是害羞。陈立农一直盯着他笑,尤长靖有些顶不住这样灼热的注视了,说完就急冲冲溜出了病房。而陈立农用手盖着眼睛笑了一会,还是感觉心中很甜,像是喝了一整杯草莓牛奶。

他伸手,把塑料袋中的牛奶盒子取了出来,紧接着就看见上面贴着一张便利贴,顿时有点惊喜。尤长靖在便利贴上面仅写了一句话,说让他好好注意身体,底下还画了个超凶的小表情,陈立农却好像看见告白信一样,脸上彻底笑得见牙不见眼了。

他珍惜地盯着便利贴看了好久,突然想到什么,拿出手机来,给尤长靖发了一条微信。

那天的小票,你有看见的吧?

尤长靖还试图装傻,过了一会才佯做无辜地回复:什么小票?

陈立农勾了勾嘴角,直白了当地说:喜欢你啊,你有什么感想?

这次尤长靖又沉默了好久,陈立农也不着急,耐心十足地等着备注那一栏时而变成输入中,时而又恢复原样。这种情况大概持续了有五分钟,尤长靖才慢吞吞地回复了一条,说。

你看一下草莓牛奶,便利贴后面。

陈立农屏了下呼吸,心跳突然快的有点可怕。他用一根手指,轻轻翻开便利贴,然后看见那后面,有用铅笔轻轻写下的一行字。

同学,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你。





end

评论 ( 56 )
热度 ( 725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