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看海,永不看开

尤心忡忡

剧情接安全感,前文点头像。
现实脑补向,ooc



10

那天夜里,尤长靖梦到自己睡进了水晶棺,陈立农穿着一身高贵精致的王子服装缓缓走过来,深情凝望着他,然后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噢,可怜的白雪公主。”陈立农说,“让我用爱来拯救你吧。”

尤长靖:……

他猛地睁开眼,差点被吓没半条命,心脏狂跳个不停。童话的画面在他四周如潮水迅速退散,尤长靖死死盯着头顶那熟悉的天花板,双手谨慎摸了一下床垫,再小心翼翼往四周瞄了两眼,确认自己有好好躺在床上,身边也没有穿着王子服的陈立农后,才勉强松了口气。

刚刚梦中被亲吻的热度与昨晚那种触感微妙重合,尤长靖摸了摸额头,心情复杂。

他慢吞吞爬下床,顺手拿走手机,轻手轻脚地进了卫生间,一看时间也才七点。酒店卫生间的抽风彻夜开着,此时在密闭的室内响得有点空,尤长靖只开了一盏昏黄的小灯,给自己洗了把脸,抬头看镜子时,表情显然还是有点心神不宁。

他盯着镜子里头的自己,目光炯炯,伸手摸了摸脸颊,然后又掐了一下,最后将手指轻轻点到额头。

陈立农不会真的喜欢我吧?他还是高中生欸?尤长靖心想。

他怎么可以早恋呢??

懵懵懂懂一整夜的大马甜心,好不容易想对了方向,结果又搞错了重点。


11

上午各自在房间里吃完早餐,他们约在酒店一楼大堂集合。

尤长靖起得最早,下来却挺晚,和室友一起磨磨蹭蹭,光收拾东西就收拾了小半个钟。等他们到的时候,大堂里已经聚集起来了不少人,把小小的地方围得水泄不通。

尤长靖站在台阶上,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央身形挺拔的陈立农。

有早恋嫌疑的小高中生今天把刘海弄开做了个造型,看起来倒真的跟梦里的王子形象有点相似。酒店大堂建得很高,外围全都是通透的玻璃墙,阳光放肆洒落进来,映到陈立农脸上,围了一圈暖洋洋的绒光,温柔得有点过分。

尤长靖默默盯了一会,陈立农大概是有所察觉,稍微偏了偏头将目光扫过来这边,瞳孔都被照成浅色。尤长靖看着他的侧脸,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脑子里突然又出现梦里的场景,陈立农又被换上了一身王子服,气质都变得光芒万丈。

他迈大步走到了尤长靖面前,身后披风飘扬,目光专注而充满爱意,甚至还有逼真配音,总之尤长靖好像听到他深情款款地说了一句:“噢,我亲爱的公主,欢迎来到我们的婚礼现场。”

身后大堆的路人瞬间变身宾客,面带笑容齐齐鼓掌祝贺。

尤长靖:……

他严重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很用力地眨了两下眼,幻觉中的景象终于烟消云散,王子又变回了普通的高中生偶像,正站在他前面,担心地弯着腰来看他的脸色。

“阿进?”陈立农眉头紧紧皱起。“你怎么了,刚刚有叫你好几声都不应欸。”

尤长靖顿了几秒,略显虚弱地朝陈立农扯出来一个微笑,摆了摆手说:“没事啦。”

他能怎么说?他难道要说欸刚刚我有见到我们的婚礼现场吗?尤长靖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简直羞耻到不行,他现在连陈立农的脸都有点不敢看,一看就忍不住想到昨晚对方靠近时的场景,他当时并没有完全闭上眼,从眼皮缝隙中,有看见陈立农紧紧抿起的嘴唇。

不知道亲起来感觉会怎么样?

这完全是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却在尤长靖脑海中掀起了波涛骇浪。而陈立农站在旁边,看尤长靖完全一副不在状态的模样,还是不太放心,伸手牵了下他手腕:“真的没事哦?没有不舒服?”

就因为他这句话,尤长靖脑中又自动出现了画外音,可恶的王子笑盈盈地说:“亲起来有很舒服喔。”

……舒服个大头鬼啦!

尤长靖把牙咬得咯吱响,有些崩溃,简直想找堵墙去撞一撞。被陈立农握住的手腕还在微微发烫,他急忙将手抽了回来,耳根害臊到通红,坚定地将目光越过陈立农望向远方。

他说:“我真的没事!”但是你继续站在旁边我就要出事了。

陈立农又说:“可是我看你脸色有很差……”

尤长靖眼珠子一转,急中生智:“对,因为我昨晚喝多了早上起来头就很晕上厕所时没看清楚不小心掉了张一百块进马桶所以现在很心痛不想说话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谢谢。”

陈立农:“……”都说了些什么鬼东西?

然而还没等他把这句话内容消化完,尤长靖已经急冲冲地将他一把推开,头也不回地狂奔进人群。

陈立农站在后方,轻轻眯了下眼睛。


12

准备上车的时候,尤长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自己坐进了角落。

因为被他甩在了后面,所以陈立农几乎是最后一个到的,上车的时候已经不剩下什么位置,只好坐了前面几排。尤长靖躲在后面偷偷摸摸地观察,见状,悄悄松了口气,有些疲惫地靠到椅背上,转头望向窗外。

异国的景色渐渐化成虚影,尤长靖发着呆,慢慢又想到了陈立农。

昨晚那件事情发生后,他酒都被吓醒了一半,十分茫然无措,却又在一瞬间想起了很多事。其实早在还是练习生的时候,陈立农就已经有些过分黏他了,练习时喜欢待在一块,回宿舍也一起,明明不让他乱吃东西,还总爱约他去全时。奈何当时尤长靖只觉得他年纪小,可能是耐不住寂寞,才会这样子做,他便也很宠着这个比自己高那么多的小朋友,就当多养了个有点嚣张的弟弟,全然没往这个方面想。

结果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后,那些举动就全都变了味,尤长靖仔细分析了一下,暗暗都有些心惊。

陈立农究竟喜欢他多久了?

他是一个共情感很强的人,容易一不小心就将自己的情绪代入到别人的经历里。一想到有个未成年大帅哥可能暗恋自己好久,又不敢说,只能在背后默默注视着他,说不定半夜睡觉时都有在偷偷抹眼泪,他的心都有点酸,高中生好可怜哦。

于是下车的时候,陈立农莫名感觉到背后发凉,一转头,就见尤长靖正站在一边,用充满怜爱和同情的目光凝望着他。

……今天尤长靖是不是有毛病。

他一头冷汗,干脆当没看见,低下头默不作声地跟在其他哥哥后面走。早上的时候他其实有怀疑尤长靖是不是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在车上想了一路,差点就要决定破罐子破摔把玻璃纸捅破表白,结果现在尤长靖越来越奇怪,他倒有些拿不准了。

他抱着自己的小黄人水瓶,一边咬吸管,一边拿出手机,开始搜索起“偷亲被发现,对方一般会是什么反应?”

第一条就是问答,而最佳答案是这么说的:首先是不敢相信,然后兴奋,最后回吻。

陈立农眨了两下眼,苦恼地皱起眉。

怎么跟尤长靖完全不像呢?他喜欢上的到底是个什么怪人?


13

他们所到的地方是当地极为著名的景点,即使还在早上,这里的人也已经非常多。尤长靖到底还是没敢跟陈立农走一块,混在了其他几个人中间,慢吞吞地顺着人流走。街边有卖香肠的小摊档,油炸得滋滋作响,香味飘过来,尤长靖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

但身边几个人并没有什么多余反应,他不好意思贸然提出来,眼睛焦急地转了一圈,悄悄捏紧了拳头。

“阿进!”陈立农在后面喊。“有烤肠欸!”

是欸!尤长靖欣喜地偷笑,默默用心里的声音回应,快请我吃!

“你要吃吗?”陈立农又接着喊道。

“我要!”尤长靖立即转过了身,双眼发亮,仿佛已经等了很久。在吃的面前,他通常不能思考太多东西,小跑着就到了陈立农身边,满足地闻起烤肠的诱人香味。

陈立农问他:“你要加什么酱?”

尤长靖想了想:“番茄。”

他们要了一样的酱,举着热气腾腾的烤肠走到一边,龇牙咧嘴地去咬。几个成员见状都分散到了附近闲逛,他们站在阳光下,四周来来往往的都是陌生的脸庞,尤长靖吃到眼睛都满足地眯起,嘴角有沾上的番茄酱,还傻乎乎地咧着嘴,朝陈立农笑了下。

陈立农也跟着笑,心软下去一块,轻声说:“你吃慢点啦。”

“真的好好吃。”尤长靖充耳不闻,大口把烤肠飞快解决掉,好像还意犹未尽似的把嘴唇舔得干干净净。陈立农站在一边,低头看着他探出来的小小舌尖,一不小心眼神有些发直。

尤长靖没发现,他的余光全都留给了陈立农吃剩的那半根烤肠,见陈立农半天不动,催促道:“你还不吃吗?有苍蝇了啦,你不吃的话我……”

陈立农回过神,沉默了几秒。

半晌,剩下的那半根烤肠终于也如愿到了尤长靖手上,而尤长靖仿佛已经失忆,完全忘记了自己早上还在因为什么事情而忧心,快乐地把肉全都吞进了肚子里。


14

“你嘴唇好红。”陈立农说。

他们重新走在路上,尤长靖还在舔嘴唇,听见陈立农这么说,默默把舌尖收了回去。

但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困惑地摸了摸下巴,跟陈立农提问:“可是刚刚我们吃的又不辣,怎么会红?”

“你不信喔?”陈立农说。“那你自己看。”

尤长靖眨眨眼,没反应过来陈立农这句话的意思,陈立农却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两只手臂从他肩膀上方穿过,把手机送到了他面前。

手机开着前摄像头,他的脸瞬间出现在屏幕上,陈立农在背后偷偷憋着笑,尤长靖却浑身都有点僵,甚至没能第一时间扑过去把手机按掉。

因身高缘故,他几乎是被迫站进了陈立农的怀抱范围,后背紧贴着胸腹,还能感知到身后有力的心跳。小男生分外灼热的鼻息随着轻笑一下下烙到他皮肤上,陈立农像是故意的,还将手臂更收紧了一些,借着拍照姿势把尤长靖亲昵地抱进怀里,迅速按下连拍。

尤长靖起初还没敢看屏幕,怕跟陈立农有目光接触,被看出端倪。后来他没忍住偷偷地瞥了一眼,发现照片实在是有点不忍直视,气得他心率直飚一百八,连害羞都先放到一边了,转身就是一顿锤。

“看个屁咧!这哪里看得出来啊!快给我删掉!”

“怎样!是你自己没看的!”陈立农紧紧护住手机,转身就跑。

尤长靖追了两步,却有些没力气再追下去了。他刚刚迈开腿才发现脚有些软,高中生的怀抱暖烘烘,把他闷得有些晕头转向。

他叉着腰站在原地,突然感到憋屈。

真的好没骨气,明明是他暗恋我,我腿软什么喔?

他噘着嘴在心里乱想了一会,看见远处活蹦乱跳还试图来挑衅他的陈立农,更加憋屈了。

这家伙怎么不腿软!感觉有被欺骗,生气!


15

后面陈立农就一直躲着他,尤长靖也懒得管,他正需要个人独处的时间来捋一捋内心的小世界,虽然偶尔他也还是会忍不住抬头寻找陈立农所在的方向,但这并不妨碍他思考。

他把早上的事情又想了一遍,无比确认陈立农就是暗恋他。

但感情不是开玩笑,作为年长者,尤长靖难免想得有点多。毕竟这不仅仅是早恋的问题了,还要涉及到同性,年龄差,以及地下情……总之超复杂。

于是他也抱起自己的海绵宝宝水杯,拿手机搜索:发现同性暗恋自己怎么办。

为首的第一条答案简洁明了:那你喜欢他吗?找他说清楚,不喜欢就拒绝,喜欢就接受。

这说的不是废话吗。尤长靖心想。道理谁不懂喔,但是现实世界中有几个人能做到呢?

虽是如此,他却依然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

我有没有喜欢陈立农?

尤长靖抬头,陈立农正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目光放空地看着前面。与四个月前相比,小男生显然又长开了许多,肩膀越来越宽,骨头一节一节地拉长,裤子大概还是以前买的,现在穿已经不太合身了,往椅子上一坐,裤脚立即被扯到小腿肚,露出一整节筋骨分明的脚踝。

他们进了餐厅。陈立农坐在椅子上等他走过来,脚跟磕在地上,脚尖一晃一晃。尤长靖将目光慢慢上移,就见陈立农已经又笑得见牙不见眼,朝他伸了下手。

“你在等我吗?”尤长靖问。

“对啊。”陈立农站起来。“给你占的座位,你想吃什么?”

尤长靖心中微动,一时有些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但大概能品出来一点甜。他慢吞吞挪到那个座位旁边坐下,仰起头来看陈立农,背光下感觉陈立农更加高大了。“我要吃两层肉的汉堡。”

“你昨天有吃爆米花欸,怎样,想趁现在暴饮暴食喔?”

“我想吃啦!”

“好好好……”陈立农无奈地笑,用掌心揉了下前额,又转过身来拍拍他的头。

“但是不能得寸进尺,只能吃一层肉啦。”

他撅起嘴,没说话,用沉默进行抗诉,陈立农却没再理他,转身扑进密密麻麻的点餐人群。

半晌,陈立农举着盘子回来,坐到他对面,盘子上有两个汉堡,陈立农拿起其中一个,把盘子推到他面前,假装若无其事地低下头喝可乐。

他看了一眼,喔,真的有两层肉。


16

后来尤长靖想,自己大概还是有点喜欢他的。

不然怎么能忍得了这个平时足以称得上聒噪的高中生天天围在他身边闹呢?还经常管着不让他吃东西,就很过分,放在以前他可能会想打人。

尤长靖自行忽略了脑中“打不过”这一个选项,忍不住又将目光定格到远处的陈立农身上。而陈立农刚从机动设施上下来,刘海都被风吹到了头顶,看起来傻乎乎,偏偏还笑得比阳光都灿烂。大概是有所察觉,大概是陈立农也只是习惯性在寻找他的位置,总之小男生傻乎乎地笑了一会后,也没点预警,头突然就准确地扭向他这一边。

尤长靖急急忙忙转头。

他假装在看别的地方的样子,陈立农却没轻易放过他,大步走到他面前,偏头来寻找他的视线。

尤长靖憋不住了,脸有点红:“干什么啦。”

陈立农抿着嘴,闷闷地笑了几声,牵起他手腕。天色有点暗下来,他们到了该离开的时间,陈立农说:“没干什么啊。”

他握住尤长靖的手轻轻晃了两下,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凑到尤长靖耳边小声地说。

“要牵稳你,别走散了。”



评论 ( 46 )
热度 ( 595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