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看海,还不看开

学生太缠人了怎么办

更新一个无脑的小番外,就真的很无脑很随便……
师生设定,超ooc,前文点头像啦。



1

6月7号的晚上,尤长靖收到一条短信:我毕业了。

他不用去监考,在家狠狠宅了两天,这会还躺在床上乐呵呵地刷着微博新出的各种高考段子,看见短信弹出来,顺手回复:恭喜呀!回家好好休息。

他发完才看到这手机号是陌生的,但也没当一回事,下意识就判定为是自己的某一个学生。那边却跟没看见他回复似的,自顾自又发了一句。

现在我可以正式表白了吗?

尤长靖目瞪口呆,手机一个没抓稳,残忍地砸到了脸上。


2

他痛苦地哀叫一声,强忍着眼角冒出的泪花,坚强地捡回手机给这个号码拨电话。

陈立农那边大概还没回到家,背景音还有路边汽车飞驰而过时的鸣笛声。他声音明显带着笑意,好像刚刚那句话跟他毫无关系,还若无其事地和尤长靖打招呼:“诶!老师好,吃饭了吗?”

“还真是你哦。”尤长靖咬牙,“你手机号怎么换了?”

陈立农关注点却迅速走偏:“嗯?不是我难道还有别人?长靖,你……”

“没有啦!”尤长靖将手机贴在耳边,莫名有些害羞。其实真要严格来算的话,他和陈立农都有小半年没怎么联系过了,毕竟自己课程匆忙,对方也要拼尽全力复习。但隔了这么久又再度联系,对方愣是没给他一点时间来缓冲,一句话把他砸了个鼻青脸肿,还在那装无事人。他扭着腰在床上翻了个身,把略微发烫的耳根和跳动不已的心都埋进大枕头里,别扭中又有点小高兴,不知不觉放软了声音。

“你还没到家哦?”

“快了。”陈立农望向车窗外,路灯一盏一盏相继亮起。他坐的是公交车,车上人并不多,摇摇晃晃地载着几个乘客走上归程,夏天夜色过于温柔,他能听见风的声音,以及电话那边来自那个人的微弱呼吸。

他突然想说:“我好想你。”

尤长靖呼吸一滞。但陈立农没等反应,他已经等太久了,少年人浓烈的爱及满腔心意被埋藏了整整一年,每每在深夜感到孤独时,却又什么都不能做,而现在,他终于至少能一股脑地全部宣泄出来。

“长靖,好久不见了,我真的好想你。”

“昨晚睡觉也还有在做梦,梦到你鼓励我要好好加油,但是睡醒时拿手机看却什么也没有。不过也不怪你啦,这个手机是我妈妈给我换的,除了他们没别人知道号码。”

“我觉得我等了好久哦,我一边看书做题,一边在想,离我毕业究竟还要多久呢?这个身份给我的束缚太多啦,我要好好复习,要考个好大学,不辜负爸妈的期望,但其实,我想要的只不过是再牵一下你的手。”

“所以现在我实在不想等了,我再问你一遍哦。”

“我可以正式表白了吗?”

尤长靖再一次目瞪口呆了,二十多岁的年纪硬是被个刚脱离高中生行列的小男生一番话说得有些面红耳赤。他支支吾吾半天,心想,我凭什么啊?我凭什么就要接受了。

于是他硬气地哼了一声,说:“不可以,你还没有追我欸。”

“……”陈立农差点笑出声,捂着嘴肩膀狂抖,眼角都牵出了笑纹。他花了半分钟才勉强平静下来,做作地咳了两下,说:“好吧,那明天我可以约你吗?”

“我很忙,我要上班。”

“那我送去你上班。”

“哦,不关我事,你自己怎么追我你自己决定哈。”

“……你好可爱喔。”

“糖衣炮弹没有用的,小陈同学。”


3

陈立农是个行动派,说追就追,高考完才第二天就又起了个大早,洋洋洒洒写下一大篇追求计划。

计划第一项就是给尤长靖送早餐,奈何他不知道尤长靖住哪,只好掐着点,又给尤长靖打了个电话。

尤长靖哈欠连天:“你好?”

“啊您好我是xx快递的,您在我们这边有个快件,地址被水弄模糊了,介意再报一遍地址吗我们今天给您送过去。”

“喔。”刚睡醒的人没有脑子,尤长靖没有多想,爽快地就把自己家门给报了出去,挂电话时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刚刚声音怎么好像有点耳熟?

他低头一看手机屏幕,陈立农的名字赫然在通话记录的最上面。

尤长靖:“……”

另一边,陈立农成功搞到地址,美滋滋地就出了门。他今天还特意为自己做了下造型,把刘海分开了两边露出额头,挑了副平光眼镜带上,再披上长风衣,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温文儒雅,帅气十足,心里非常满意。

穿成这样不太方便骑他那辆高大的运动型自行车,陈立农只好步行去买早餐,在早餐档还和老板娘多聊了几句,把大妈哄得心花怒放,强行给他多塞了一个馒头。

他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往尤长靖小区去。小区离学校不远,离他家却挺远的,第一次追求别人的小男生没把握好时间,才刚到小区门口,嘴里还咬着半个馒头,偏偏就看到尤长靖已经下楼了,正准备往他这边走。

陈立农急忙把馒头三两口吞了,腮帮子还鼓着。他四下环顾一周,当机立断选择了靠到墙边,手里还提着豆浆包子,姿势却学起百分之八十的偶像剧里忧郁男二偶遇女主时的经典场景,单手插兜,看天看地看保安大叔,就是不看尤长靖。

而尤长靖隔老远就发现了门口那个醒目的身影,心莫名有些怦怦跳。他慢吞吞磨蹭着脚步,走到离陈立农还有两三步的距离,还没开口,陈立农先把头扭了过来,目光深情,满分。

“这么巧?”他声音低沉,缓缓开口,嘴里的馒头若隐若现。

“……”负分了,能不能把东西吞下去再说话。

尤长靖立即决定反悔,刚刚还有点萌动的心迅速恢复了平静,一副根本不认识陈立农的样子,面无表情地从忧郁男二面前走了过去。陈立农没料到尤长靖竟然不按剧本走,也没心思再装了,赶紧三两步跟上去,说话还含含糊糊:“长靖,等一下,早餐欸,你不要早餐吗?”

“抱歉,你是哪位。”

“爱你的人。”

“送快递的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4

陈立农摇着尾巴跟了尤长靖一路,最终被迫止步在自己母校的大门前。

上课铃声如约响起,尤长靖大步走在空无一人的校道上,悄悄松了口气。他甚至不敢回头去看陈立农,这一路上陈立农实在是太缠人了,可以看得出来这一年他憋的是有点辛苦,跟触底反弹似的,尤长靖走到哪他就要黏到哪。

过马路时他还想偷偷来牵尤长靖的手,被尤长靖一句“我是盲人吗!”恶狠狠堵了回去后,竟然开拓了新思路,当场装起腿瘸,半个身子都借故靠到了尤长靖身上。

就这样还想追人,要换成别人早把他拍地上去了。尤长靖揉着被压到有些酸痛的肩膀,没好气地翻个白眼。

他很有意识地忽略了为什么自己不把他拍到地上这个思路,把陈立农给他买的豆浆喝干净,抱着课本又出了办公室。

他们学校高考完第二天就要恢复上课,特别忙,课程特别多,从上午一直排到下午。

第一节课回来的时候,尤长靖在桌上发现了一束玫瑰,上面还滴着水。

他拿起来看了两眼,没发现字条,有些莫名其妙,随手把玫瑰插到了一旁的花瓶里。

第二节课回来,桌上多了一盒巧克力,盒子外贴了便利贴,是那个熟悉的笑脸。

尤长靖满脸问号,往四周看了看,办公室空无一人。

第三节课回来,巧克力上面又放了一盒润喉糖,旁边还有一杯温水,里面飘着几朵小花。

尤长靖终于不能忍了,拿着手机冲出办公室,站在走廊上给陈立农发微信:你在哪里。

陈立农秒回:在你心里。

尤长靖回:……给我出去。不是,你现在在学校吗??

“对啊。”

这次的回复直接变成了声音从头顶传来,尤长靖回头,就见陈立农果然正站在他身后,双手揣在风衣口袋里,好整以暇地笑弯了眼睛。

他大惊:“你怎么进来的!”

“你就只关心这个哦?”陈立农有些受伤。

“那你在这多久了?”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陈立农边说着,边将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指缝间夹着一张金色的VIP卡,他将卡面转向尤长靖那边,矜持地笑了笑,举止活脱脱像个暴发户。

“先不提那个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你愿意与我共进午餐吗,我的小宝贝。”

尤长靖闭上眼睛,深深后悔起自己昨晚所说的话来。


5

“你不要再追我了,好吗,我错了。”

“怎么了小宝贝,不喜欢西餐厅哦?”

“不是,我错了,不要那样叫我,求求你。”

“你没有错,错只错在我太爱你。”

“你到底哪里学来的这些话啦!”尤长靖崩溃了。

陈立农笑而不语,默默在背后将黄明昊和他的微信聊天记录删除。

“那我是不用追你了吗?我可以表白了吗?”

“你就一定要表白吗?”

“可是我都不知道你究竟喜不喜欢我欸。”

陈立农一边说着,一边倾身向前。尤长靖就站在走廊边上,他凭身高优势,能轻而易举地将尤长靖圈在两臂之间,从背后看仿佛正亲昵地将尤长靖拥入怀中,霸道将他禁锢在自己的一方世界里。

“你喜欢我吗?长靖。”他低下头,目光专注地望进尤长靖眼里,呼吸温热地拍打在尤长靖脸上,烫得他浑身僵硬。

尤长靖没说话。他们僵持了半晌,直到听见有脚步声来了,尤长靖才跟认了似的,急忙伸手揉了揉陈立农头发,然后趁高中生一愣神,弯腰从他手臂下面钻了出去。

他一抬头就看见朱正廷正走着过来,刚好对上他有些慌乱目光。但朱正廷只是微微一笑,满脸都写着:我懂的。

尤长靖心想,我今天过得可真是精彩厚。

他回头,陈立农还站在原地一声不吭,目光始终如同追逐萤火似的停留在他身上,安安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他终于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拉住陈立农手腕。

“我当初不是说过。”他往后退了两步,站回陈立农身边。时间仿佛又倒流回一年前,他们依旧站在学校的走廊上,眼里仅留下彼此。“我会等你的吗?”

“我可不是随便哪个都愿意等的,我只等了你欸。”

陈立农大概明白了他什么意思,微微睁大了眼睛,继而又亮起笑意,喜上眉梢地反过来握紧了尤长靖的手。

“所以,一起去吃饭吗?”尤长靖又笑着说。

“好!”





真的end

评论 ( 47 )
热度 ( 592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