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看海,永不看开

跟汉语字典学写字

生贺实在没赶出来,发一篇短文小甜饼
我们的小尤宝贝要快快乐乐!





陈立农这段时间好忙,真的忙到连轴转。

他仿佛每时每刻都在坐飞机,要么就在去坐飞机的路上,睡觉也没时间,有时候终于抽出空来给尤长靖打个电话,没讲两句就昏昏欲睡,或又有事情要忙,剩尤长靖盯着五分多钟的通话时间唉声叹气。

但他也没办法怪罪到陈立农什么,有工作要忙,终究不是什么坏事,陈立农事业蒸蒸日上,在实现梦想方面终于有放一点光,他由衷感到高兴,巴不得陈立农可以忙到只剩下数钱的时间好。只是见面的时间实在太少了,黏黏糊糊的热恋期还没过去呢就被迫分居,都不止是在普通柜里了,尤长靖每天跟被关在冰柜似的,比冷宫还要凄惨那么几分。

倒是有一天,大忙人匆匆回到,尤长靖眉开眼笑地迎上前,手臂还没来得及张开呢,怀抱里头就率先被塞了一本字典。

他很是困惑,陈立农则兴致勃勃,这位高中生脑海里头的奇怪点子总是很多,自己手里也抱着一本重得要死的字典,单手搂住尤长靖的腰,说最近喜欢上写信。

他还不满足于普通的写信,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叫尤长靖记得把字典收好,然后挑着眉毛尾音上扬地问,有没有很想我?

“……”尤长靖脾气上来,把字典往桌上一摔,着实委屈地去揪陈立农衣领。“你回来连个抱抱都没有!”他怒道,“还好意思讲咧!”

陈立农急忙赔着笑,长臂一伸就把自家哥哥实实在在抱了个满怀,下巴亲昵地往头顶蹭啊蹭。他跟尤长靖相处几个月,在哄人方面还算蛮有心得,暖热掌心贴到后脑勺上呼噜两下头毛,温声细语地先道歉说最近陪他太少,打电话又害怕被人听见,自己其实也很想念他,再往额头上亲一口,炸毛小兔基本就偃旗息鼓了,连具体写什么信都忘了问,晕头转向地踮着脚就要亲,恨不能先大战个三百回合,别的睡醒再说。

结果第二天等他睁眼,大忙人又不见踪影了,唯独床头柜剩一封信。

信不是一般的中文信,乍一眼看去仿佛是什么乱码,尤长靖刚从床上坐起来,脑子还迷迷糊糊,险些以为陈立农这么胆大包天竟然给他留了封张废纸当恶作剧,嘟嘟囔囔地先去卫生间洗漱完,回来才看见废纸下面留的最后一行字——叫他根据信上内容去翻找字典的页码。

某人究竟是从哪里挤出来的空闲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他暗地里腹诽,实际上还蛮雀跃,陈立农好歹算是为他找了点事情做,不至于一闲下来就得泡在思念里,尤长靖遂兴致高昂地捏着那页纸开始逐个比对,认真程度犹如在玩数独,无形中还提升了一下中文水平。

第一封信陈立农为了试验,并没有写下太多内容,仅仅只是克制地向他表达了一下爱意,但也已经足够让尤长靖脸红心跳了,毕竟那么短短一句话,他对比着字典一笔一划写到纸上,脑海里回响着的却是陈立农的声音,一字一顿,沉缓又深情。

他不自觉间就红了脸。

从那以后,两位幼稚小孩就爱上了这种玩法。陈立农也不是经常有空亲自拿笔写信,更何况他们好长时间不能见一面,若要贴邮票寄信又显得太大题小做,他们就依靠微信装模作样地发送加密信息。某次有朋友偶然瞥见尤长靖手机屏幕,看见他跟农农的聊天记录全是数字,大吃一惊,很迟疑地问:“你们是……打九键没有按到字吗?”

脑回路还挺清奇,尤长靖笑到不行,正喝着的芒果汁差点要从鼻孔喷出来,笑到后面,那弯成一线的闪烁眼眸里又隐约藏了好多好多甜蜜。

这排满整个屏幕的数字里面,有高中生费尽心思想了好久写出来的稚嫩情书,也有偶然灵光一闪想出来的歌词,当然有时候也没什么特别,仅仅只是日常生活内容的报告,有时候,就是最简单的一句表白。后来某次,陈立农还一反常态,给他发了好几个字,叫他按偏旁部首去找,尤长靖捧着字典看了好久,才看出来,原来这些字所在的页码都是520。

小小的解密游戏,他们两个玩得乐此不疲,也因为有所遮掩的缘故,陈立农和尤长靖彼此之间对感情的表达都越来越直接了,反正对方不能一眼看出来自己写了啥,羞耻感直接就降低许多,两个人遂越发畅所欲言,什么平时不敢说的话都往里面写,而高中生比外国人要大胆,平日里抱着字典一副认真学简体字的勤奋模样,私底下每天查的都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尤长靖常常往纸上写着写着,耳朵就要烫红到不行,最后难以招架地把纸一折,心脏被撩得快要跳出来了,脸颊埋到掌心里面又羞又恼地呜呜叫。

这会高中生就要嘚瑟地来问:学的怎么样了?学简体中文还是他们之间的暗号。

尤长靖噼里啪啦打字:你一天天的都在看什么东西呢!把你的手机搜索记录交出来!

陈立农自知目的达到,暗自窃笑,选择性眼瞎地无视了他的话,说:我托人给你带了点东西,今晚记得看。

他不能陪尤长靖过生日了,不过从身份上来讲,这种结果也还算正常,陈立农没觉得有什么遗憾,反正未来他们还能有更多个重要的日子能陪伴在彼此身边,所以他只是洒脱地笑着,听尤长靖发语音来说准备去看演唱会了,应该会很晚才回到,然后自己也按下语音,嗓音里夹着笑意温温柔柔地回复说,没关系,你这两天一定要玩得开心。

在你诞生于世界的这个重要纪念日里,谁也不许让你不快乐。

当晚,尤长靖回到房间,陈立农托人带来的东西已经被妥善安置在了床头。他明天还有很重要的活动,陈立农上飞机前叫他早点休息,尤长靖却没有理,洗完澡匆匆擦了个头就好兴奋地跳到床上盘腿坐好,没去拆那个包装精美的礼物,而是先打开了那被封得很精致的秘密信件。

他熟练搬出字典,对照着数字把纸张翻到哗啦啦响,然后再把查出来的字填到每个数字下面。这封信件对比过去显得格外长,不知道陈立农究竟挤出了多少时间来写,又花费了多少的心力。

【为了保护你的自尊,你今年究竟是多少岁我就不明说了,不过作为开头,我还是想先和你讲一句:长靖生日快乐。】

什么叫保护自尊啦。尤长靖一边写一边哼哼唧唧,往自己写出来的字上面很凶地划了个叉。我明明就是还没到十八啊,大家都知道内,这人话好多。

【和你相识的日子,认真数一下,将近有九个月了。一年的四分之三,好像眨眨眼睛就过去,我们在冬天见面,到现在,已经进入了秋天,我刚刚很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和你刚认识的时候对你的印象,好像变化很大,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原来已经有这么久了呢。

尤长靖到这里稍微停了一下笔。他想起初到大厂那会,天气好冷,他对这遥远北方的一切都感到好奇又陌生,懵懵懂懂地把好多没见过的东西都记在了眼里,包括那位穿着粉红衬衫笑容比灯光要灿烂的台湾少年。

台湾少年变化倒是蛮大的,事到如今,尤长靖回想起当初看起来单纯善良的男孩,再与现在常常把他逗到说不出话的家伙对比,总觉得仿佛有被欺骗。……

【你很可爱,这是外面打在你身上最多的标签。我也觉得你很可爱,只是现在这种可爱,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好像有被增强百倍的效果,经常有可爱到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大概是因为你对我比较特殊,对,你一定很爱我。】

……这人还要不要脸!尤长靖很恨地磨着牙,脸颊却有些发烫。

【讲真的啦!当然,你肯定不止可爱一点,在我心里,你还很擅长坚持,你永远不服输,你是注定要实现梦想的人,我觉得,你就是好,谁也比不上你,不仅因为我喜欢你,我是觉得——你很值得拥有最好的,天上星星那么多,起初你可能光芒会比某些星暗淡一些,但你不会被磨灭,你会越来越亮的。可能我不太会讲,但是在我心里,我就是这样想。】

【曾经,我很感谢你也能喜欢上我,我以为你不会受这样的感情影响。然后现在,我更感谢了,因为和好的人在一起,自己真的也会变越来越好,我常常愧疚没有很多时间能陪你,但我从来没有后悔,因为我也想要越走越远,想和你一起,想有未来,你明白吧?】

尤长靖笔尖停顿的时间越来越长,心却越来越暖,以至于让眼角也有些滚烫。但他笑得很幸福,嘴角挂上去以后就有些难弯下来,噘着嘴往字后面画了个小心心。

【还有更多想讲的话,我觉得,当面来讲给你听比较好,毕竟一个字一个字地翻也太累啦,我也好累了,不好意思,最后来说,希望你每天都要过得开心,无论有我在还是没有我在都好,工作要顺利,要越来越好,你值得,你值得我喜欢,你也值得所有人的喜欢,不许不自信,明明连我都爱上你了欸,你还在怕什么?】

到这里,尤长靖终于没忍住笑出声,对高中生的不要脸程度着实感到又气又无奈,心情却难以平静,只得又往无辜的枕头上砸了几拳发泄。

然后他拿起手机,按着语音超大声地往那边喊了一句:“大笨蛋!!”

陈立农大概刚下飞机,飞快地给他回了一句:大笨蛋喜欢你,祝你生日快乐。

真是大笨蛋。尤长靖哼着笑,指尖往键盘愉快地飞舞。我也喜欢大笨蛋。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377 )

© FACAI | Powered by LOFTER